100%
企業人文

第一位臺籍電氣工程師朱江淮
致力實踐「台電一家」精神

日本大學畢業後熱血回鄉進入台電,朱江淮從推廣用電到升任課長、副處長、處長、協理,處處創造「臺籍第一」的紀錄,即使在228事件和動員戡亂時期,「台電一家」的精神支撐他度過動蕩的洗禮,台電人更是他一生最大的榮耀。

朱江淮的父親朱麗是臺中大甲區街長,有感電力對經濟發展的重要而創設后里發電所,朱江淮被神奇的「電」深深吸引,決定不跟隨大哥學醫,毅然赴日就讀國立京都帝大電氣工程科,並且自此和「電」結下不解之緣。

「父親在台電服務40年,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台電一家』的精神!」朱江淮的長子朱瑞墉回憶說,光復後朱江淮一直是臺籍的最高主管,常有機會貼近觀察歷任董事長與總經理的領導,充分感受他們像家長一樣關心員工,而同仁則以忠誠回報公司。

堅持台電一家理念

這樣的核心精神,歸根究源是共同扶持渡過一連串事件而堅實建立起來。民國36年,228事件發生,朱江淮身為臺籍幹部之首,不顧暴民威脅,召集臺籍同仁團結護送外省籍員工返家,並挺身掩護外省籍主管黃煇代總經理、孫運璿處長,躲過包圍台電的激憤群眾;此份部屬情誼後來反饋在白色恐怖戡亂時,很多臺籍同胞被肅清一去不返,朱江淮等人也遭惡意中傷入獄,幸有黃煇不顧一切直奔長官公署營救才安然獲釋。朱瑞墉心有餘悸說,父親雖然只被關一天,但這卻是他們全家一生中最恐慌的一天!

當時看到國人內鬥,次年被遣返的台電日籍主管曾言:「外省人和臺灣人不可能和平相處!」這番話有如暮鼓晨鐘引人深思,所以黃煇、孫運璿、朱江淮等人後來堅持以「台電一家」理念,數十年來努力和嘗試化解省籍誤會,台電因而幸運地從未發生省籍糾紛,讓台電至今仍保有「所有台電人都是自己人」、不樹立班底的企業文化。

成為最佳溝通橋樑

光復初期,政府成立台灣電力監理委員會接管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朱江淮是當時職位最高的臺籍技師,且在會社時即擔任對民間用電推廣的橋梁,對於營業效率與電價計算有相當貢獻,加上日語溝通無礙,常是日人被遣返時交代事項的優先人選,因而被任命為監理委員,成為不諳臺、日語的高階主管劉晉鈺、黃煇、柳德玉、孫運璿等人倚重的對象,「活字典」美名不脛而走。

為削減當時外省籍接管人員和本省籍員工幾乎無法溝通的語言鴻溝,朱江淮徵得同意後,徵召資深臺籍職員開辦國語訓練班兼授電業知識。這群職員返回單位後,順利從日人手中接收台電,使日軍「讓臺灣陷入一片黑暗」的預想落空。朱瑞墉表示,不管是「活字典」或是開辦「國語訓練班」,「父親做為溝通橋梁並做出貢獻,是他最感驕傲的地方。」

捨石精神貫徹一生

當年,朱江淮以名列前茅的成績,成為第一個取得日本京都帝國大學電氣工學士的臺籍青年,並直接被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採用為社員,卻發現由日人所掌控的會社對臺籍員工採取「差別待遇」,薪俸落差與無法接觸電力核心技術,讓他忿然回日去見引薦他進入會社的大學恩師,恩師卻手握圍棋石提點他:「以你的學識與才幹,留日做事必定飛黃騰達,但我希望你回臺灣做一塊『捨石』(圍棋用語,打出去作犧牲棋以破局),犧牲小我為後輩鋪路,這是你們的使命。」

朱江淮終究回到台電繼續努力,於39年升任協理,主管人事、企劃及福利。或許是往昔曾受差別待遇所苦,他相當注重人事制度規劃並屢有創設,從台電訓練所設立、制定考核獎勵制度,到員工互助保險、勵進會等福利規劃,一一在他手上奠下基礎,在早年政府財政困難、臺幣匯率不穩,甚至單靠員工薪水無法過活的狀況,安定員工生活,為台電培育優秀人才,以良好的組織制度為公司穩定軍心,讓員工樂於以廠為家,是朱江淮對於「台電一家」精神的另一種實際詮釋。

40年的電力生涯,歷經接收、修復、擴充、發展,在朱瑞墉為父親整理的自述回憶錄中,朱江淮曾言,畢生能以「捨石」精神貢獻予臺灣的電氣事業,為國家社會發展提供動力,是他回顧一生最感欣慰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