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企業人文

臺灣電力系統註記的名字「台電線路權威」 蔡瑞唐

為人敦厚、專業能力出眾、克盡本分,是昔日同僚部屬對前台電協理、線路配置與設計專家蔡瑞唐的一致評價,他在228事件危急時刻,協助黃煇代總經理、孫運璿處長平安脫身的情誼,更讓台電人永遠傳頌。

如果從臺灣電業史的描寫記載認識前台電協理蔡瑞唐,人們會記得,這位與民國同齡、日本大學工學部電氣科畢業的台電線路權威,是「東西輸電線」得以在民國40年順利完工的重要工作人員。

臺灣東、西部電力系統本來各自獨立,由於兩系統互不通聯,使得東部剩餘電力一直無法為電量需求較高的西部充分運用,勢必有賴「東西輸電線」來化解調度瓶頸。

只不過,中央山脈為興建工程預埋艱鉅的挑戰伏筆,輸電線沿途多數區域連道路都沒有,台電線路課長蔡瑞唐兼任主任的東西線工程處必須先開路、再施工,才能順利連結木瓜溪下游的銅門發電廠、霧社鄰近的萬大發電廠,建立東西輸電線;線路最高處標高2,850公尺,當時創下遠東紀錄。東西工程處搏命為電開路,也稍解當地與外界交通的阻絕不便,居民特地以「瑞唐橋」命名其中一座橋,表達對蔡瑞唐與工程處人員的感激與紀念。

蔡瑞唐自己是獨生子,婚後與妻子育有熱熱鬧鬧的五子三女,年輕的蔡課長深受長官倚重,八個孩子的日常照料多由妻子獨自承擔。長女蔡貞子現年80歲,未曾造訪過意義非凡的瑞唐橋,但是東西輸電線架設工程的艱險,卻是深刻的兒時記憶,「那時媽媽掛心爸爸的安危,常常在哭。」在東西輸電線工程計畫階段,「因為澳洲有一處高山地形與中央山脈近似」,長於線路配置與設計的蔡瑞唐奉派澳洲見習當地輸電線工程經驗。外派一年期間,家人暫時無法見面,細心的媽媽會提醒蔡貞子與排行老二的弟弟寫信,問候隻身在南半球工作的爸爸。

技術、人品 贏得信任

根據歷史學者研究,在戰後初期接收台電過程,當時的監理接收委員會主任孫運璿對臺籍技術者評價很高,光復前即服務於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線路部門的蔡瑞唐便是其中一位,後來深為孫運璿倚重。學者分析其中原因,認為蔡瑞唐「溫柔敦厚的人格特質影響工作深遠。」學者的發現,與蔡貞子描述的父親身教不謀而合:「爸爸很老實,從不與人結怨,他總是告訴我們,自己有過錯或對朋友失禮,一定要道歉。」憶及父親教誨,蔡貞子流露女兒的調皮心情:「以前覺得這樣很吃虧,犯一點小錯也要向朋友道歉。」

從後人的轉述,蔡瑞唐對孫運璿的「寬宏大量與信任」也點滴心頭,覺得這位小自己一歲的上司「全然不同於過往日籍主管的刻薄,打從心裡佩服有加。」或許正因如此難得的惺惺相惜,228事件時,蔡瑞唐出手搭救代總經理黃煇、處長孫運璿,讓兩人在省籍對立的風聲鶴唳中,平安躲過一劫。

患難得見同事情誼

回憶往事,蔡貞子認為是「老天相助」。拜當天陰雨之賜,蔡瑞唐請兩人穿上維修人員的工作雨衣、手拿工具,喬裝成工班;更幸運的是,得助於蔡瑞唐平日與人為善,正當三人近距離與包圍群眾錯身的時刻,和平東路在地角頭「紅嘴仔」認出了曾經幫他解決電力問題的蔡瑞唐,主動請群眾讓路,「他們的有驚無險,其實是很多運氣,不是爸爸一人的功勞。」

學校當時因事件停課,念國小五年級的蔡貞子有一天正在溫習國語,暫居家中的孫運璿突然走到她身邊蹲下來:「小妹妹,妳剛剛那個字念錯了」,示範正確讀音後,請蔡貞子試著再念一次,「我也不認生,就跟著發音。」

事件平息後,孫運璿一直記著蔡瑞唐的相救之誼,每年春節必定親自到蔡家拜年。蔡貞子透露,白色恐怖期間,父親與另兩位同樣受到重用的臺籍幹部「機電專家」周春傳、第一位臺籍電氣工程師朱江淮,先後被警總約談,「媽媽以為爸爸可能回不來了,後來是黃煇救出三人。」

蔡瑞唐自律甚嚴,絕少向孩子談論自己的工作,蔡貞子一面翻閱老照片,一面回憶父親。人們不會忘記蔡瑞唐為臺灣電力建設盡忠職守,蔡貞子則永遠記得看似應該互相防備對立的外省人、本省人,在大時代的洪流裡交會時,無分彼此誠意相待的可貴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