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企業人文

水利背景的工程建設專家以「電源開發」為念 朱書麟

在臺灣經濟起飛的時代擔任台電總經理,朱書麟目標明確將電源開發列為首要工作重心,這項決定影響深遠。

老照片裡的前台電總經理朱書麟,幾乎每張都笑得開朗,將家人、朋友對他印象鮮明的正向、樂觀,牢牢定格。

育有一女二子,朱書麟在長女朱理安、次子朱達安的口中,彷彿是一本有趣大書的慈父。朱達安排行老么,「小時候最喜歡爬到他腿上聽故事」,家族中與朱家三姊弟同輩的孩子們,也都愛聽「Uncle David」(朱書麟英文名為David)講《西遊記》。如今想起唯一一次被爸爸打手心的經驗,仍透著童年與爸爸共讀武俠小說的記憶:「我看他捲起報紙,不懂這是要挨打了,心想『這甚麼怪招啊,束濕成棍嗎?』」那一下打得不痛,但記性不好的朱達安這次真記下爸爸難得的處罰了。

亦師亦友的慈父

個性溫和的朱書麟與扮黑臉、負責孩子日常管教的妻子,共同撐持起一個情感親密的家,不僅孩子從未見過父母吵架,難得的是夫妻將兩方父母接來同住照料,是最好的身教。

爸爸是牽繫家族成員的溫暖陪伴,朱理安難忘父親在她成長歲月留下的點滴身影。早年朱家住在泰順街一處平房,雨勢過大就會淹水,「奶奶裹小腳,淹水時是爸爸揹進揹出。」老人家有糖尿病,一次意外跌跤讓身體漸漸衰弱,當時朱書麟正在東部進行電廠工程,專程趕回臺北探視危急的母親,待病情穩定又返回工作崗位,「或許是迴光返照,而我們渾然不覺」,當朱書麟再次回到家,母親已經過世,「我一直忘不了,爸爸一進門,就跪在奶奶靈前。」

不過,更多的記憶是愉快的。朱理安與父親有個共同的小小生活樂趣,就是不打傘、在微雨中大步走,「因為爸爸喜歡步行運動」;到了晚年,自幼愛大口吃肉的朱書麟新發現炸雞的美味,重視養生的妻子也陪著分享,但剝掉雞皮不吃,「這下爸爸可樂了,他可以吃雙份雞皮!」家人明瞭飲食對健康的疑慮,但凡見過他享受美食的愉悅,就很難忍心阻止,僅能以「偶一為之」來提醒爸爸。

溫和、熱中學習、充滿活力,是兒女熟悉的父親形象;在兩姊弟眼中,爸爸會說臺語;英語能力在民國41年赴美國聯邦墾務局實習後大為精進;水利工程背景、來臺時只「略通」日文,後來取得日本大阪大學土木博士學位⋯⋯一切都是父親個性的自然造就,無須刻意強調。

實現理想 人生快意

以此對照朱書麟因著效法大禹治水的志願,選讀水利工程,而後依著「弘水利以救國」的理想,從水利到電源開發、發現自己對於規劃及工程管理的興趣並努力充實相關專業,朱書麟從台電計劃股長到台電總經理,自龍澗電廠、達見大壩到核能三廠,所有重要的電源開發與建設,無役不與。

許多令工程人員視為畏途的山區工程,在朱書麟看來卻充滿趣味,他曾經描述大學畢業後在重慶執行灑雨河測量工作的心情:「測量工作需要爬坡,每次爬到坡上回頭遠望,綠草、野花處處,鳥兒飛翔,風景如畫,是辛勞中的賞心樂事!」他也是同仁口中的飛毛腿,據說探勘龍澗電廠時,從300公尺的山腰攀爬至1,400公尺的山頂,一路領先——無怪後來會與女兒共享雨中大步走的詩意與暢快。

若說他在熱愛的工作中,走過40年足以自傲的快意人生,應不為過,在這段歷程中,朱書麟以專業服務人群、贏得國內外重要機構與獎項肯定,更重要的是,他實現自己年少時確立的人生目標。

唯一的遺憾,就是與購煤案的意外牽扯,使得退休後長達18年,都因訴訟而無法自在清心,「我覺得,官司就像一片烏雲,遮住爸爸生命中原來的陽光,那片烏雲18年從未離開。」朱達安記得父親總是在看資料,準備為自己當年基於時代背景考量做出的決策,隨時進行辯護。過往台電人對此也十分唏噓,前台電會計處處長邱慶雲在談及台電電力建設財源籌措時,主動提及此事,「我認為他們是被冤枉的。」

面對許多事只能留與後人說的無奈,朱理安表現出如同父親的正向大度,「我會永遠記得,爸爸總是活力十足、樂觀開朗、對人信任,並且激勵我們努力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