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企業人文

從輸變電建設到線路維護千里電源一線牽

近年耗能產業增加、電子產品開發日新月異,大幅改變民眾的用電需求與習慣,追求高品質、穩定、充裕的電力,成為民眾對台電公司的普遍期待。輸變電系統等同於供電網絡中的主動脈,是穩定輸電的第一棒,而架接與維繫這重要骨幹的,正是輸工人與保線員。

若將火力、水力、核能或任何新式能源電廠譬喻為供電的心臟,那麼輸變電工程處架設起的輸電系統,就是負責將電廠電力往外輸送的主動脈,電廠發電機發出的電要先藉由升壓變壓器將電壓儘量升高,讓電力可大量、遠距的傳輸,電壓愈高,輸送過程耗損的電力就愈少。然後,這些高壓電會再經由各級變電所、變壓器,逐層降低電壓至220V和110V,才能分送予一般家庭使用。

若無超高壓傳輸,線路傳輸的損失將非常大,並會導致電力或電路末端電壓不穩,容易造成用戶設備的損害;變電所設置也必須盡量靠近用電多的區域,否則同樣會有電壓不穩、影響供電品質的問題。

架起電力系統骨幹 草創維艱

輸工處於民國43年設立迄今,目前約有1,300位員工,負責執行全國輸變電計畫與興建工程。

輸工處一直是臺灣電力系統骨幹的扛壩子,其中南北一路使我國從此邁入超高壓輸電的新紀元,而施工之困難度與重要性莫過於南北三路的345kV超高壓主要幹線,以及橫跨中央山脈的345kV超高壓耐冰雪設計的新東西線,架構起臺灣目前電力系統的任督二脈。

已退休16年,曾參與這兩次工程的輸工處林勝男前專業總工程師,談起當時的草創情形,也忍不住笑歎「真是一段勞心又勞力的過程!」當年因國內經濟快速成長,工業用電需求增加,既有的345kV南北一路、二路及161kV輸電幹線已無法符合需要,為提升輸電容量,台電經過各項經濟分析及技術研討後,決定新建345kV超高壓第三路輸電線路系統。

棘手的是,電壓愈高,施工過程要克服的技術問題與安全代價也就愈高。林勝男前專總舉例,美國、日本皆設有獨立的電力研究單位,深入研究供電的可靠性、經濟效率、風險等,並隨時提供電力公司技術支援。但臺灣當時缺乏類似的研究機構,幾乎全靠台電獨自面對問題、尋找解方,促使輸工處的每位工程師,都肩負著巨大的工作壓力與使命。

加班苦思布線方案是常有的事,每天得絞盡腦汁研究不同材質線路可承受的張力、計算懸垂鏈式的弛度、設計鐵塔型式等,還要全臺跑透透,進行實地勘測、技術開發、監工管控等等,林勝男前專總坦言,「沒有好體力,這份工作還真是做不來。」

技術難 溝通更難

解決技術問題外,更大的困難卻是面對民眾的抗爭。隨著都市發展、地價攀升,用地取得困難外,環保與工安意識提高,使民眾常因線路走過自家附近,有電磁波疑慮、景觀不佳、影響風水或地價下跌等因素而反彈,調解民眾抗爭變成輸工處每天必須面對的業務內容。

談到如何面對民眾的抗爭,林勝男前專總指出,輸工處所有同仁都被要求站上第一線,針對機電、線路、工程或法規等問題逐項回應,練就同仁們一身溝通和解決問題的能力。透過不厭其煩地傾聽與溝通,讓居民清楚台電的施工方式無安全疑慮,絕對符合環保署訂定的環境建議值標準。必要時更就當地環境、地質、交通情況及技術需求,與民眾研商繞路走或把線路架高深埋的可行性。

為化解爭議,布線圖常常一改再改,相應的施工方式、工程難度、工期與成本跟著不斷攀升。對於鐵塔被居民視作鄰避設施,林勝男前專總也無奈的說:「這是沒法的事」,但他不希望同仁因此受挫,總是共同面對每場抗爭行動,給予同仁最大的精神支持與後盾。

西電東送 東臺灣亮起來

78年的新東西線工程,是另一項極具挑戰的任務。為了將「西電東送」,讓東臺灣民眾也能享有穩定的電力,當時已年逾50歲的林勝男前專總,依然親自帶隊勘測地形。工程跨越中央山脈,山中舉目盡是峭壁深淵,令人心驚。72公里長的線路工程設置了196座鐵塔,在險峻無路的山林中施工,只能藉由改善既有林道或申請新闢臨時性林道、搭設施工索道,方能運送設備及材料。

高海拔地區氣溫變化異常快速,施工過程要應付嚴冬氣候濕冷酷寒,也得適應酷夏時強烈紫外線直射,或雨天從事高架作業手腳濕滑,要是一個不注意,後果難以想像。甚至期間接連碰到提姆、道格、葛樂禮與賀伯等等颱風,帶來道路坍方與路基流失等嚴重災害,嚴重影響施工進度,使得探勘與施工過程異常艱辛。

歷時九年,工程終於竣工,從此讓東臺灣「亮起來」!如今在山區看到的每一座鐵塔、每一條線路,都是台電人上山下海、一步一腳印的累積。林勝男前專總笑言,每逢搭乘飛機,起飛降落時看到臺灣島嶼萬家燈火的盛況,就會想起當年興建鐵塔的種種情狀,「這些一手打造出來的鐵塔,就是台電輸工處同仁們人生不留白的證明,也是我最美好、最難忘的記憶。」

保線員護線護塔 守衛供電主脈

輸電線路架設完成後,後續鐵塔、線路維護的部分,就交由供電區處接手持續營運,而其中終年保護線路正常輸送電的責任,就是保線員的工作。

巡視穿梭崇山峻嶺 雙腳萬能

「人家是為了登山去花錢,我們是為了工作去登山。」南投分隊柯俊育課長談起自己23年的高山保線員生涯,這麼開著玩笑。

高山保線員要穿梭在崇山峻嶺之間視察、維護線路。山路難行,車輛難以抵達,鐵塔與鐵塔之間,通常只能雙腳步行。當時921地震後,有座大觀明潭43號塔需要改建,44號塔也要補強。為了負責這個工程,霧峰分隊潘信雄高級技術專員不知走了幾趟。光是開車開到丹大林道就要兩個小時,下車後走上去兩小時,「到分界點就可以吃午餐了。」吃完飯巡視三座鐵塔,走到44號要一個鐘頭,走下來到43號還要一個半鐘頭。

有路可走還好,地震後許多地方連路都沒得走,甚至還得拉繩攀岩。走前面的人先放繩索,後面的人再跟著繩子攀上去。許多電線因為地震被扯開距離,保線員們就這麼一處處勘查,爬上一座座山頭將線路調整回標準位置,斷掉的則重新架設。

巡視極費體力,萬一有工程進行更麻煩。須在林道之間架索道,索道上頭放流籠,運送小型機械及材料。如果需要水泥,得在下頭攪拌好之後,抓緊十幾分鐘的時間立刻運上去澆置,不然就硬掉了。下雪的時候,電線容易因為積雪斷掉,高山保線員就得出動搶修。搶修時上到電桿,15分鐘手就僵硬了,大家得輪流下來烤火,把手烤暖了再上。

潘信雄高專66年進台電的時候,薪水不多,那時候又沒有機械,每天跟著班長走在山區,班員們一個拿著十字鎬、一個抓圓鍬、一個持畚箕,大家合力挖孔、建電桿。「每天搞得髒兮兮,跟泥土、鐵塔、電桿為伍,感覺很累。」當時甚至差點就要離職。

相互扶持 革命情感濃

登山辛苦,山區美景卻也帶來十分難得的體驗。潘信雄高專有次坐直升機上山,一下飛機,赫然發現眼前站了一隻水鹿,兩側的角又大又漂亮。雙方一時之間都愣住了,「牠怕我們,我們也怕牠。」僵持幾秒,水鹿揚起雙蹄,一溜煙消失林間。遇到保育類動物算有趣,遇到蛇就緊張了,偏偏山上最常看到的動物就是蛇。柯俊育課長碰到都有心得了,「最近的高山蛇有點變種,看不出是龜殼花還是雨傘節,變成金色的。」台電曾經有位長期工在山上被蛇咬到,毒性很強,整個人癱軟在地上也抱不住,最後拿繩子五花大綁綁在機車上,趕緊載著下山,同時事先叫好救護車準備血清,半路接人送到醫院急診。

對於這類意外,平常員工訓練時即強調:走在山路一定要打草驚蛇,巡視時隨身帶刀,以確保自身安全。保線員之間也有師徒制,一班四個人,由資深同事帶領年輕的一起走,遇到狀況隨時講解、學習,整個班如同家庭互相照顧。

由於必須隨時確保線路安全,只要線路跳掉,不管什麼時候,是否還在公司,都要儘速趕到現場。柯俊育課長舉例,「常常線路跳了,剛好和家人飯吃到一半,半吞半嚥的扒了幾口飯就趕回辦公室。」久而久之,犧牲家庭生活幾乎是必然的。「要說錯過哪些家庭活動,很多,要說什麼沒錯過的還比較數得出來。」

儘管工作辛苦又需要隨時待命,但正因如此,保線員之間都有濃濃的革命情感,年輕時一度想離開的潘信雄高專就說,「一路走來大家很有台電互相扶持的精神,感覺很溫馨、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