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企業人文

為你點亮每一盞燈用線路串起島嶼天光

家家戶戶都有電似乎是很平常的情景,卻是一群配電技術人員搏命演出換來的,把「有人的地方就要有電」作為最高使命,將電送到街頭巷尾、橫跨山巔深谷直達每一用戶,線路綿密如同血脈,用光明為臺灣注入生活與經濟的養分。

夜晚,當飛機慢慢降抵臺灣,從高空眺望的本島,路燈排列成一串串明珠,小珍珠則是裝飾在錯落有致的高樓低舍,為旅人指引回家的光亮,大珠小珠光輝閃爍,為島嶼散放溫暖。數不盡的璀璨光點背後,台電配電處的努力功不可沒。

全臺供電線路綿延廣布,長度總計逾30萬公里,等同繞地球7.5圈,如同為臺灣輸入養分的血脈,造就文明與進步,而為這一條條線路把關的,就是台電配電處。

五大專業與溝通藝術

「配電處的角色就是將電送到家庭、工廠、大樓等,讓送電安全可靠,維持正常供電就是配電處的主要任務。」時任配電處的李清課處長表示。

配電處為技術部門,主要職責在於線路運作,分為規劃、設計、施工、調度及維護等五大專業領域。以新竹科學園區配電為例,首先從進駐園區的人數、工廠所需用電等,規劃用電方式與變電所大小;接著現場勘查如何拉線與線路設計,是架空或地下化、高壓或低壓;進入施工期需積極與當地人士協調,施工完畢還有維護、巡視的例行公事,每個環節都不得輕忽,「配電處所肩負的,就是從無到有的配電過程。」李清課處長表示。

「一個地方的發展,取決的就是用電。」但無論是開發新市鎮,或是老舊地區因應建設需求蓋變電所、挖埋地下電纜,都會牽涉居民生活,因此常常執行業務上的困難已不是配電技術的問題,反而是「人」的因素影響更大,為此,更要秉持誠懇態度,「溝通再溝通」,讓對方了解工程規劃的用意。

線路維護無空窗 災害搶修靠系統

配電規劃施工之外,平日電力線路維護是另一主要業務。配電處的壓力不小,須時時監控媒體消息,一有停電報導,李清課處長就要立即詢問當地區營業處主管,掌握所需人力與材料,持續追蹤修復狀況、儘速復電,降低民眾因停電造成的不便,即使放假,家中的傳真機、手機仍是24小時開機。

颱風天的搶修更令人神經緊繃。其中,蘇迪勒颱風造成全臺449萬戶的史上停電戶數最多紀錄,嘉義以北的西部災情尤其嚴重。

民國104年8月8日當天,風雨過強以致大眾運輸停駛,李處長上班前光招計程車就等了一個多小時,一進公司就看著電腦顯示停電戶不斷上升心驚膽顫,以前颱風頂多造成1、200萬戶停電,但蘇迪勒各地瞬間陣風強度直破往年紀錄,幾乎是颶風等級,導致大量路樹斷裂、連根拔起,直接壓垮電線、電桿,導致全臺停電數驚人。

為掌握各地即時狀況,配電處在颱風登陸前就會先開設緊急應變中心的「災害應變支援系統」,將全省24個區營業處的資料傳送到電腦,透過全臺網路監控,安排人數、車輛、工具、機具如昇空車等支援搶修。李清課處長表示:「以前沒有電腦,要用紙筆記錄,掌控上不方便,透過應變中心,得以全面掌握各地災情。」由於颱風過境常造成許多樹木倒塌,應變中心還須協調各地方政府先清除障礙物,再進行復電搶修。

民眾用電擺第一 搶修現場重應變

服務於高雄區營業處的配電外線技術人員鄭介彰,蘇迪勒颱風來襲時,一天連跑了七、八個地區搶修,坐上昇空車時,筒身因風雨搖晃劇烈,要接續電線都難以對準,但他心中只想著「要讓大家有電用」,使命感促使他盡速將工作完成。

即使見識過許多災難現場,當家園高雄凱旋三路發生氣爆時,他也傻眼了,103年7月31日深夜,一聲轟然巨響驚動左鄰右舍,他從頂樓眺望發現整條路陷入一片火海,隔天到現場搶修時,馬路已被炸毀,所負責的變電箱、開關及線路早已不見蹤影,根本不知該從何著手。線路規劃人員只好先從別區配電設備拉電給凱旋三路的住戶使用,順利送電後才開始維修受損處,「如此搶修,可說是史無前例!」

為讓災區盡速復原,台電承諾五至八天恢復供電,但斷路殘壁、地基掏空、管線凌亂,加上大雨導致土質泥濘鬆軟,惡劣的環境皆加重施工困難。然而,「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擔任修復現場總指揮官的高雄區處蔡勝輝經理堅定的說。

所有的人都在跟時間賽跑,早上6點進公司開會、7點抵達現場工作,中午花10分鐘吃便當還要順便討論進度,就這樣持續到深夜,回到家躺在床上往往是凌晨1、2點了。鄭介彰也是重災區的受災戶,但他一樣天天上工,過家門而不入。最後,費時六天終於完成全區送電,而身為台電人員,鄭介彰的家卻是最後送電的一批。

災害若發生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偏遠山區,更是考驗搶修人員的智慧。98年8月初,莫拉克颱風強勢侵臺,嘉義縣山區暴雨量高冠全臺,大阿里山區道路坍塌、橋梁斷毀,電桿倒下斷裂,更遭土石流掩埋,8,331住戶陷入黑暗。

面對這場50年以來最大水患的危急情況,考量山區用戶若無電更是猶如孤島,嘉義區營業處徐炎松領班在道路尚未搶通之際,即主動帶領一班配電技術人員搶進嚴重受災山區,勘查受損線路。

徐炎松領班一組三人先勘查現場,研究如何分組、施工,8日清晨開車爬上太興村,見到長達一百多公尺的走山時就怔住了,預感可能會有土石流情形發生,進入大阿里山區後,滂沱雨勢造成積水如河,人員必須推著小卡車前行,否則車子會被沖走。傍晚住進民宿後,果然凌晨一點多就開始山崩,竟把整座山頭像削木片一樣地削掉了。

但即使路斷橋毀、車輛無法進入,徐炎松領班仍決定從太興村著手,沿著來吉、達邦、特富野、十字路到里佳村落,搶修各偏村電力。徐炎松領班借來挖土機開路,另調集十多位配電技術人員徒步進入山區,由於無法載運電桿,他只得臨機應變,就地取材以漂流木充當臨時電桿,綁在橋墩,架接起纜線,身為領班的他在各個克難電桿間奔走,監督現場施工人員安全,下達工作指令。由於淋了整天的雨已經感冒,喊話之後連嗓子也啞掉,但每天仍然清晨5時就起床勘查明日要修復的村落,以便準備材料和分派工作,兩村之間單程往往得徒步走上一個多小時。

里佳是艱難無比的最後一站,橋頭已被沖走,在兩、三公里以內,電桿傾倒連連,當地上百位原住民懇託台電人員務必幫忙,否則通訊、供水、採製秋茶全都落空,嚴重影響製茶維生的居民下半年生計。徐炎松領班沿溪走了五、六個小時苦思,如何在路窄、電桿立不起來的土石流泥地中,以漂流木代替電桿,再布設纜線。最後他利用地形地物,請村民協助,把山上的兩棵大樹包覆絕緣材料後運至山下,就在兩棵樹之間拉設了六百多公尺長的纜線,創下最長纜線間距的紀錄,以臨時電力成功送達用戶端。

「有電了!」電力接通之際一時歡聲雷動,村民感謝台電搶修人員的欣喜之情溢於言表,讓徐炎松領班覺得一切努力都值得了。

搶修分工完善 各區人力互援

面對災難,配電處相當於指揮中心,與各區營業處地方一級應變中心即時連線,並協調人力相互支援、齊力搶修。如94年龍王颱風導致花東地區整排濱海公路的電線桿全都攔腰折斷,總處即刻調派高雄區營業處人員前往支援搶修;104年杜鵑颱風造成宜蘭嚴重損害,則將花蓮、桃園及大臺北地區等鄰近人力調遣至宜蘭協助,有時支援人數上達幾百人,「台電的災難分工極為流暢,從現場勘查、維修等一一規劃完備。」鄭介彰說明,只要前置作業嚴謹完善,第一線人員即使在緊急狀況下也可依序完成搶修任務。

「第一線人員的工作非常危險!」鄭介彰表示,現場動輒就是1萬1到2萬2伏特的高壓電,不小心碰到,命就沒了。自90年進入台電,在台電服務達14個年頭的鄭介彰,雖然直接面對高風險的工作環境,但能幫助民眾讓他倍感欣慰與成就。尤其近年來親自帶著新進技術人員實地培訓,在技術傳承外,他更希望傳承台電人犧牲奉獻、對工作負責的態度。

「一切努力就為讓民眾先有電用!」李清課處長點出配電處首要搶修原則。身為配電處人員,在使命感驅使下,克服壓力與危險,憑藉專業技術與經驗各司其職,完成一次次的搶修工作,在在印證台電人無畏艱難的奉獻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