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企業人文

電力系統的第一道防線電驛工程師 0.1秒對症下藥

保護電驛的功能猶如在幫電力設備看病,自動將故障的電力設備「隔離」,以恢復正常電力;但要維持電驛精準的保護功能,則需要電驛工程師的定時看診。且看身為台電少見的女性工程師,現代花木蘭黃欣媛是如何發揮特質,克盡其功。

黃欣媛站在變電所中高如牆壁的電驛盤前,用電錶器具量測電壓正常與否,接著將電腦接上進行測試、抓資料,以分析電驛訊號,這是每當她前往變電所為電驛「健檢」的例行動作。電驛盤的線路密麻如絲,更突顯她身材嬌小,身為台電少見的女性現場工程人員,她的角色相當鮮明。

畢業於大同大學電機研究所,黃欣媛進入台電服務八年,任職於台北供電區電驛組;同學多從事光電、通訊產業,她卻選擇鑽研電力系統,「電力,以前要用、現在要用、一直都會用」貼近生活所需是她專注電力研究的起因。

負責「截斷」事故 降低損傷

「保護電驛可說是電力系統中沉默的哨兵」黃欣媛解釋,電流特性如水,由高電壓往低電壓流,當水管破裂頂多水會流洩,但若是電力流失,不僅會破壞電力設備,經過的人也會有觸電的危險。

電驛擔綱的就是「截斷」電力的角色,一旦電驛偵測出電力系統或設備發生異常,就會自動啟動斷路器等設備阻斷電力,透過停電隔離事故,防止事故範圍擴大、縮短事故時間,以減少人員與設備損傷,使其他電力系統能正常運轉,確保良好的供電品質。因此不論變電所、電廠或輸電線路,在工程完工加入系統前,都必須等待電驛測試通過才能供電。

黃欣媛的工作就是管理電驛,測試確保電驛能檢視電力的異常,找出發生事故的電力設備與位置,阻斷不正常的電流、電壓,協助電力系統恢復供電。早期舊式的磁電機械式電驛,需要親自到變電所才能處理,現在改為數位式保護電驛,在辦公室對著電腦系統即可掌握事故資訊,功能更為強大。

造成事故的原因可謂林林總總:墜落的天燈、山區的雷擊、風災樹木倒塌、挖馬路挖到管線等等,當各種突發狀況造成供電短絀,在指定的電力系統範圍內檢測出不正常的工作狀態時,保護電驛就會啟動,黃欣媛透過電腦將數位電驛盤中的資料抓出來,檢查電壓及電流波形,找出事故發生區域或設備,立刻通知第一線人員進行修護。

面對挑戰 一一擊破

黃欣媛面臨過最大的挑戰,就是「馬祖線路保護改善工程」一案,當地是小型電網,容易因事故衝擊造成供電不穩,舊式電驛又無法快速清除事故,曾發生好幾次全島停電,民眾深受其擾。解決方式之一是改裝成新型數位式電驛,但工程浩大,加上馬祖的電網跟臺灣不同,有些早期的供電設備連看都沒看過,線路裝設的年紀甚至比黃欣媛還大,且即使是同樣的設備,也因配合當地情形裝置而有所不同,如何因地制宜成為棘手的難題。

黃欣媛不氣餒,她從現場勘查、規劃施工線路到協調溝通等逐步處理,碰到沒見過的設備就詳讀說明書,碰到新舊線路接軌的困擾就翻閱舊設計圖找答案,期間常反覆問自己:「這樣做對不對?以後是否可行?」每一步都極為小心謹慎。

最後終於讓她想出妙計,透過改變電驛外的接線,並加裝改變電流的裝置,即可解決當地特殊供電線路的問題,讓保護電驛正常運作,過去一故障就全島停電的情形大幅減少。這個方式以前從沒人用過,她卻謙虛表示,「基本保護是做到了,但後續狀況還需要時間考驗。」

女性細心特質成工作優勢

台電台北供電區營運處的範圍包括宜蘭、基隆、雙北以及離島的金門和馬祖,涵蓋大大小小的變電所約200個,轄區幅員遼闊。黃欣媛每天都要跑好幾處,現場狀況各有不同,有的在山上、有的在海邊,像是位於偏遠山區的宜蘭東澳,連網路都沒有,只能使用舊式電驛,就必須到現場去看,一去就要耗費一整天。

「電驛該動不動、不該動卻動的話,都會影響供電品質。」每次到變電所檢修,若漏失哪個地方、態度不夠謹慎,都可能造成疏失。一如現代花木蘭的她,面對幾乎都是男性的工作現場,她用專業來證明自己,「體力上不行,要用腦做事」她將女性細心特質發揮在管理電驛上,成為一大優勢。

當天花板上的電燈突然暗一下、亮一下時,那就是保護電驛在隔離事故,大部分的事故多半在0.1秒內就被解決掉,讓人們絲毫感受不到停電的困擾,這就是許多電驛工程師在背後默默付出的守衛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