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企業人文

久任員工的真情告白永遠的台電人

在台電任職超過35年以上的久任員工,參與了臺灣在60∼70年間發展電力建設的關鍵時刻,付出人生的精華歲月,伴隨臺灣經濟起飛,為台電的後輩立下標竿與典範。

台中區營業處維護組經理 王火炎

我懇切希望即便退休了
也能將經驗、技術繼續交棒給後進

剛進公司時,我擔任配電外線外勤人員及配電線路檢驗員,從最基礎的工作做起,後來有機會接受專科班訓練、轉任工程師,從事配電規劃設計、配電外線工程發包施作。歷經45個年頭,台電70周年我已屆退休年齡,回顧在配電工程設計、施工不斷精進,以及與同事、用戶、承包商伙伴相處的無數點滴,我一直以身為台電人自豪。

70、80年代,正值經濟發展蓬勃,台電各項設備必須隨著擴充,施工人力是一大考驗,為因應所需,我對公司同仁及承攬商工作伙伴,幾乎是不眠不休實施訓練,終能在配電線路施工有所助益。從事配電規劃常面臨協調局面,97年間,后里科學園區有一家科技大廠提出3,000 kW用電計畫書,因為用電量大,用戶對先繳線補費頗有意見,該工程又必須擴充主變壓器及增加配電饋線,欲施作完成起碼得耗費半年以上,眼見無法達成共識,我於當天開完會後馬上回辦公室簽擬方案,採「計費與施工分離」,先施作線路,待申請後以實作線路計費,後來依此方案進行,用戶、公司都滿意,達到用戶與公司雙贏的目標,如今憶及,仍充滿著成就感。

綿長的服務過程,無數服務案例,我總站在對方的立場考量,務使對方滿意。如今公司面對核廢料、環保、電價調整等諸多議題,承受社會各界巨大壓力與挑戰,形象受扭曲,又正值擁有關鍵技術老員工大量退休潮。因此,懇切希望自己即便退休了,也能將經驗、技術繼續交棒給新進同仁,讓這家從臺灣光復之初即成立的公司,無論世事如何變化,都能夠在世代交替中,穩健永續傳承。

台中供電區營運處中寮超高壓變電所
高級技術專員 田詒宏

團隊就是生命共同體

進入台電大家庭35年,歷經三次大地震,搶修、復原,在在考驗著團隊的智慧與默契,是同僚之間親如手足的革命情誼勝過了一次次的危機,每憶及此,心中雖苦猶甜。

自85年調任中寮超高壓變電所,體認到圍牆之內肩負的是南電北送的關鍵任務,我不敢稍有鬆懈,88年921大地震發生後,我是搶在第一時間克服萬難進入變電所勘災的,所內重要設備近乎全倒,為搶時效復電,縱使無水無油無電,也得天天邁出兩條腿走遍全場勘查、搶修,提早供電就是我的戰役、我的使命,大大小小的搶修復舊持續了整整一年,終於克盡其功。

103年在例行巡視中,我察覺礙子有異常的放電聲,但使用紅外線熱像儀偵測並無異常,後來請年輕同事利用夜間工作機會做觀測,一時驚見火花,原來是礙子屢經地震衝擊產生裂痕,所幸及時發現、換新,否則恐有炸開而破壞周遭設備及送電安全之虞。我的工作正是如此與大眾性命安全息息相關,必須提高警覺,謹小慎微。團隊就是生命共同體,也是一家人,有著血濃於水的恩義情感,我始終很珍惜。

高雄區營業處調度組高級技術專員 石木泉

希望能把經驗與技術完整的傳承下去
這是我的責任,也是使命

我從配電20期第一名結業後就分發台中區處,82年調到高雄區處至今,可以說人生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做電務現場工作。一遇到颱風、豪雨、地震等天災就要繃緊神經,因為用戶對停電的忍受度只有兩天,一超過忍耐上限就會打電話客訴。

像90年高雄711水災,由於市區多數線路都已地下化,最怕進水,尤其大樓屬於連續線路,地下室進水往往會發生連續幾棟大樓都無法送電的情況,有些住戶出動民意代表來「搶」工作人員,有些看到搶修人員就直接要求先幫他們復電。我們很了解那種「別人有電,我卻沒有電」不舒服的感受,但線路修復必須先修幹線,再修分支,用戶多的地方先處理,有時還必須視車輛能否到達、需要多少人力來排程。面對民眾的怨氣,我們總是一再說明。說真的,看到民眾無電可用的焦慮,我比他們還要著急難受。

有時颱風期間,架空線路損害嚴重,有些新進同仁急著修復,忘了確認線路有沒有帶電而導致感電燒傷,或是雨後濕滑導致摔落受傷。其實最重要的就是現場工安的維護,做好工安,才能完美達成任務。

外線師傅這一行不光靠技術手冊,而是師徒傳授、現場教學。我希望能把自己的經驗與技術像早年老師傅傳給我一樣,完整的傳承下去,這是我的責任,也是使命。

秘書處副研究員 吳昌權

我在這裡學到最大的一件事情
就是工作的心態很重要

99年的第18屆「亞太電協電力產業大會」是我經手印象最深刻的活動,那一年剛好輪到台電主辦,這是台電第一次舉辦這麼盛大的國際級活動,也是臺灣第一次迎接國際電力產業的年度大事。

台電是臺灣的電力事業龍頭,使命責無旁貸,當初公司一接到這個任務,馬上成立籌備委員會及數個任務小組,我在秘書處屬於總務性質的工作,需要跨部門協調,看到各處室同仁為了任務全心投入,就算加班也毫無抱怨,有問題就提出來一起想辦法解決。最感動的是,每個成員就算再辛苦也要撐到最後,讓活動畫下完美的句點,這也讓我領悟到,只要盡心用心,所有的任務一定會成功達成。

38年的台電職涯中,先是在會計處工作十幾年,之後因為秘書處有職缺而轉調,雖然有我熟悉的預算業務,但要處理總務方面的工作時就是門外漢。有次會計處以前的同事問我說:「會計處的做事態度比較嚴謹,秘書處跟人互動相處需要開放的心胸,你怎麼有辦法承擔這樣不同性質的工作?」我回答說,做了這份工作就要想辦法適應,從一板一眼到靈活運用,從小環節設身處地為人著想,想要調適這中間的落差,唯一的辦法就是改變心態。

身為台電員工,我以台電為榮,因為在這裡任職的人,都是盡心盡力,在工作上努力做到最好。眼看著105年12月底就要退休,我想跟新進同仁分享,我在這裡學到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工作心態很重要,只想交差了事不但自己沒有學習成長,旁人一看也知道你花多少心思在工作上,不能墨守成規,時代在進步,學習去接受新的事物,才能在工作上得心應手,從「心」與「新」出發。

第二核能發電廠副廠長 李清河

很慶幸有機會在公司貢獻所學
並獲得肯定

我是63年進入公司,初期分發在電力修護處跟著老師傅參與機組大修,從汽輪機開蓋組件檢查、必要的修復與測試後回裝、併聯發電等,41年來未曾離開這項與電廠重大績效息息相關的工作。印象最深刻的,是64年在協和施工處參與汽輪機裝機工程,跟著裝機經驗豐富的工程師們學習,且有外籍顧問指導,白天可以隨時向他們請益,磨練英文會話能力,晚上再到基隆市立圖書館開設的英文補習班進修,一整年像海綿般快速學習吸收,影響個人職涯極為深遠。

還記得協和一號機是在65年9月底首次併聯發電,參與且目睹當時全臺系統最大的機組─每小時可供電50萬度的發電機組正常營運,在併聯的瞬間,大夥兒在控制室相互擊掌道賀,非常興奮,每個人都深覺與有榮焉。

另一件事是96年元月獲得長官提拔,調升核二廠副廠長,督導電廠機組設備維護並負責主持兩部機組的大修。99年10月的一號機大修,核二團隊大幅縮短工期,且兼顧了核能安全與大修品質,創下國內核能電廠大修最短工期24.48天紀錄,機組併聯後,保持全燃料週期超過500天連續穩定運轉,這代表了機組設備的高度可靠,也代表大修品質優良無虞。

很慶幸有機會在公司貢獻所學並且獲得肯定。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培育新進,提供國內經濟發展及民生所需可靠且優質電力,讓電廠營運穩健向前行,永不斷電。

花東供電區營運處線路組專員 林考一

與死神擦肩而過
全賴比手足更親的台電好同事

68年進入台電負責線路測量,是我第一份工作,也是畢生發揮所長的唯一工作,早期得靠著在山頭大聲喊話跟山下的同事溝通,翻山越嶺、遭遇大雨也堅持完成任務,而在賀伯颱風中,我落水幾乎慘遭滅頂,往事歷歷在目,都好像才剛發生。

當時在萬榮林道,雨勢漸大,路已坍方,團隊12人決定次日進入縱谷地形再戰,兩山之間的山溝已因整夜豪雨而漲滿洪水,我自告奮勇讓同事分兩組各據山頭,拉起長繩,我套著滑索要從這頭滑到那頭,不料滑到正中央時,繩子下墜呈V字型,整個人直直掉進下方的水流裡,沒有著力點可踩可抓,當我在這倒數讀秒快憋不住氣的緊急時刻,抽出腰間的山刀,決定要砍斷身體套繩的左端,看看右端的同仁能否感應到而火速拉我出水,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兩端同仁拚命拔河似地磨破了手上的皮,「咻」地一聲拉我出水面,與死神擦肩而過,全賴比手足更親的台電好同事,我激動地哭了。

從那天到現在又已經過了20年,我還是堅持著風雨無阻為民服務的信念,這正是台電的寶貴精神。

新事業開發室專員 林章文

勇於努力、大膽嘗試
闖出「非電」事業一片天!

公司這幾年來亟思多角化經營,也就是透過「非電力」事業的經營模式,將資產活化運用、創造獲利;而協助這些經營計畫的執行,就是我最主要的工作。

要活化資產,首要在於了解公司旗下有哪些資產。有一年我到澎湖發電廠會勘,看到附近有一塊學產地頗適合用來做加壓站,便到該塊土地所屬的省政府教育廳查資料,沒想到人家把地理資訊整理得完善極了!我驚訝之餘,決定見賢思齊,花了四、五年時間,將公司旗下兩千多宗土地(簡稱「宗地」)建立了詳實完整的資料庫,我可以自豪的說,這是我對公司最大的貢獻之一。

另外一項「貢獻」是「教育休閒網」的成立。我們運用公司在全國各地的舊宿舍及閒置空間,設置了14個「台電會館」住宿點,提供給同仁作為公務出差及教育休閒之用,這些住點雖沒有度假村那般豪華,卻是乾淨安全、物美價廉,極受同仁歡迎,是公司邁向多角化經營成功的一大步。

除此之外,和平東路舊辦公室、南港北部儲運中心及高雄成功路土地也都是公司相當具代表性的土地開發案,還有第三核能發電廠很長的溫水排水道,可以用來溫水養魚等等。

公司的資產活化潛力無窮,我認為只要勇於努力、大膽嘗試,未嘗不能闖出「非電」事業的一片天!

再生能源處處長 陳一成

為何30 多年來熱情有增無減?
因為工作充滿挑戰、超有成就感

我以前是老師,26歲進台電至今,從核二施工處、抽蓄工程處再到再生能源處,我很幸運,個人的職涯與臺灣電力、經濟發展的過程緊密連結、一起成長。以前在核二廠,一部汽輪機組發電就達到100萬瓩,代表當時國內經濟快速起飛,用電量大,核能電價低廉讓國內產業更有競爭力,民間也很支持。後來調到抽蓄工程處擔任水力電廠建廠檢驗,電廠在深夜把水抽回上池供白天放水發電,電力調度反映當時國內產業的人力資本密集,日夜電力需求落差很大。幾年後調職到再生能源處,石油危機使社會對石化燃料的產能產生危機意識,我又投入了再生能源的研發。公司致力於發電技術的精進、發電的多元化,一直是國內電力事業的龍頭,身為其中一份子,我深感光榮。

做工程的人長時間住在工地,和同事相處的時間比家人還多,彼此影響很深。還記得抽蓄工程處檢驗隊陳武雄隊長對工作要求相當嚴格,要求我們每天做詳盡的工作報告,還要畫工程圖,希望打下團隊扎實的作業基礎。隊長也是正直的人。有一次過年,設備承攬商送了洋酒來,隊長讓我馬上退回去並告訴對方:「有什麼問題我們都會和你一起解決,不必額外送這些東西。」這件事深深烙印在我心裡。什麼是工作分際?就是要守法、要積極,協助廠商把工作完成。長官的坦蕩正派,是後輩最好的示範。

電力是所有發展的基礎,台電的業務也跟著時代、經濟甚至地球環境一直在改變,雖然不像高科技產業技術提升那麼快速明顯,但是一份跟著國家、世界發展運轉,走在技術前端的工作,發電的思維一直在轉變,就像再生能源,我相信將來一定會帶動改變整個電網架構。目前還有澎湖低碳島風力、全國首座離岸風力及綠島地熱等工程如火如荼展開。在台電的工作充滿創新、挑戰性、超有成就感;如果你問我為何長達30多年對工作的熱情有增無減,這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水火力發電事業部策劃室資深策劃師 陳正中

退休也是終身的台電志工
為台電服務我樂在其中

68年我剛報到沒多久,就被指派到員山發電廠出差,到了天送埤下車舉目四望,荒山中只有一家小雜貨店,手足無措之際,雜貨店老闆娘善心幫忙打電話請電廠開車來接我。出發後才發現根本沒有「路」,車子在河床中搖晃前進甚至還要涉水,嚇得我冷汗直流,想說主管真狠心,居然叫我來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出差,沒想到親自開車出來接我的竟是廖定遠廠長,他待人誠懇謙和的態度,對我日後工作態度有深刻的影響。

我負責電廠對外事務活動的策劃、溝通、協調,與廠商及電廠周邊居民密切相關;雖然「敦親睦鄰」是公司一貫的政策,但我認為凡事有是非對錯,應有一定的堅持。我遇過居民偷竊電廠廢料,堅持移送法辦,引來對方兄長教唆好幾台車堵住電廠通道報復。我找到對方溝通再溝通,弟弟犯錯是事實,勸他別一時意氣自毀前途。後來對方有些悔意,我立即代表電廠表示不再追究,讓他獲得不起訴處分;這件事之後,這對兄弟與電廠溝通都願意敞開來談。

另一次,核火工處在下福里舉辦施工前說明會,里民對電廠更新改建樂觀其成,鄰接縣市的居民卻借勢跑來會場抗議,里長單槍匹馬擋住入口不讓滋事份子入內,以確保說明會順利完成,這代表公司與地方鄰里關係緊密且融洽。這兩件事讓我深信,人與人之間只要尊重、真誠以對,許多棘手問題都能迎刃而解。轉眼間,我在台電服務已超過37年,再過四年多就要退休,雖然有幾分不捨,但我期許自己,就算退休,也是永遠的台電志工;終身為台電服務,我樂在其中。

第三核能發電廠電氣組高級技術專員 陳誠結

唯有掌握核心知識與技術
才能永保競爭力

66年進入公司時,因為具有電器方面的專長,一直在技術部門工作。我的個性是什麼事情都要弄清楚才放心,剛接受課長指派維修電動操作器時,密閉的鐵殼不易觀察動作原理,造成維修品質欠佳,因此請示上司後,將備用電動操作器鐵殼拆除,改用透明壓克力材質框架取代,一方面研究電氣與機械的動作原理,對新進同事進行教學更是方便,不但提升維修品質、也減少運轉中的故障率。後來當選公司的工業安全衛生技術績優人員,獲得總經理獎勵,讓我感覺須將技術完整的傳承下去,這是我的責任,也是使命。

在核電廠上班,最常遇到被人問起的問題是:「會不會危險?」許多人都說核能輻射很可怕,但是卻不怕X光?這實在是有趣的問題。有些居民與新進同仁一有身體不舒服就懷疑是核電廠惹的禍。其實作為核電廠資深員工,我比任何人都還要重視工安,我很想說,任何工作都有危險性,對核能的恐懼,絕大多數來自資訊不夠流通而導致的誤解。核電廠屬於國防工業,工程嚴謹、門禁森嚴,在這裡工作只要了解作業環境、熟悉流程、恪遵廠區的規定,就不用擔心災害問題的產生。以前老師傅總說學一門技術要三年四個月,很多技術都要靠現場的磨練;雖然現在許多工程改為承包制,但是承包人員技術差異很大,所以台電本身的技術人員也要持續精進,唯有掌握核心知識與技術,才能讓電廠的運轉與供電品質持續進步,永保競爭力。

營建處地質組組長 焦中輝

退休前我希望訓練年輕地質師獨當一面
並成就自己繼續成長

我是地質系畢業的,在公司擔任收集地質資料,從事各類電源開發計畫規劃、設計與施工等地質調查工作。進入公司多年來,印象最深的是921大地震那一年,我任職電源勘測隊,大地震造成位在車籠埔斷層帶上的南北輸電幹線多處新建電塔基礎毀損,我和另兩位地質同仁接受輸變電工程處徵召,立即組成三隊,每隊配備一位地質師進入災區勘查。那時我的母親正好發生車禍命危,家裡通知我趕快到醫院探望,但災區情況實在緊急,再三權衡之下,我決定留在隊上繼續工作,心裡默默祈禱上帝能讓母親通過難關;沒想到數日過後,母親竟真的奇蹟似的好轉。

震後,我與供電處土木課沈春榮課長合組調查小隊,針對全臺電塔塔基發生損壞之處進行地質勘查,以進行塔基補強或遷移塔址,希望防範於未然。每當發生颱風、豪雨、山崩、地震,我們就會接到各供電區處通報,出動去勘查檢測,協助受損鐵塔儘速復建,將損失降到最低。水力電源開發計畫有時位在偏遠山區,一進去就是兩、三個星期,不能回家事小,山區道路險峻坎坷才是大挑戰,有幾年到和平溪碧海水力計畫壩址作地質調查,早上從和平出發,坐吉普車到海拔2,000公尺的林道後再徒步下到海拔550公尺的溪谷,回來時還得了恙蟲病,忽而發冷、忽而發熱,超慘!因此,我每天持續跑步維持體力,為的就是能隨時因應工作需要,上山下海都能游刃有餘。

回顧在公司30多年,很幸運有許多機會從「做中學」。還有不到兩年要退休,我希望能持續推動地質與大地工程結合的專業地質技術,訓練年輕地質師從勘測、規劃到施工都能獨當一面,一起促進公司發展,並成就自己繼續成長。

核能火力發電工程處台中計畫室工程師 董帝鎮

靈活的應變和計畫一樣重要!

我原本在民間企業從事電線電纜製造,進了台電在核火工處擔任工程管理,主要負責管理預算、進度、採購。剛進公司時對寫公文不嫻熟,一份公文常常是「七進七出」,被退件一再重寫,這個「震撼教育」讓我對公司作業流程的嚴謹留下很深的印象。

工作最大的挑戰,就是精準掌控工程進度,不能延宕,一旦延宕就會造成公司及國家嚴重損失,因此每一項工程都是戰戰兢兢、希望如期甚至提前完成。以台中發電廠為例,我從它還在水底陳誠結:將技術完整的傳承下去,是我的責任,也是使命。 下、抽砂回填到浮出水面成型,每個月定期勘查,看著它從零到有,從一號機到十號機完成,成為規模是世界第一的燃煤火力發電廠,就像是看著自己的新生兒出生一樣感動。還記得九號機試運轉時,變壓器突然爆掉,當時一到八號機的變壓器是採用國外設備,九號、十號機為培植國內產業則採用國內設備,由於變壓器一故障九號機就必須降載發電,會導致工程延誤並加重成本負擔,後來我們把十號機的變壓器緊急挪換過來使用,用替代方案讓工程如期完成。這個事件讓現場所有人都學到:靈活的應變和計畫一樣重要!台中電廠從80年到95年商轉發電,預算原是2,259億,實際工程費節省約520億。

隨著時代環境變化,發電思維也必須因應改變。像是台中電廠為了兼顧環保,斥資興建各項環保設備,所挹注的經費高達投資金額四分之一。作為資深台電人,我樂見公司的發展與時俱進,帶動國家各項產業持續前進。

財務處理財組主管 廖必細

以老驥伏櫪的心情
在自己崗位上努力每一天

我在民國69年進入公司,雖然考上的是「會計業務工」,但當時剛好財務處急缺人手,因而轉任負責財務與資產管理至今,從未到會計處上班,想想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當年沒有電腦,所有股務資料都要透過俗稱「打卡小姐」來登錄執行,一整個股務部門只有一位股長加上一位承辦員,要服務多達七千多位股東,辛苦程度不難想像,尤其遇到增資、股東會或換票作業期間,更是忙到沒日沒夜。有一次我打電話回家被小孩接到,一聽到我的聲音他就哭了:「爸爸你又要加班嗎?你是不是不要我們啦?」讓我啼笑皆非。

公司從臺灣光復成立至今,股東人數增加了快十倍,資本額也由當年的600億元增至3,300億元,股務龐雜固然辛苦,但與許多老股東之間的情誼也令人格外珍惜。有位移民美國的徐姓大股東每次回臺一定會專程來股務部門聊聊天,幾位住在中南部的股東,北上時也不忘帶著自家種的水果來探望。雖然有人說台電是不懂變通的「工程師文化」,但公司股東卻經常讓我有「一家親」的溫暖感受。公司股票雖公開發行,但至今未上市、櫃,未來是否民營化或釋股也還在未定之天,然而,我對於公司提供穩定的工作環境充滿感謝,就算即將退休,我也會以老驥伏櫪的心情,在自己崗位上努力每一天。

專業總管理師 蕭金益

做什麼像什麼
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心盡力

民國63年,我高中畢業當完兵就進入台電,在深澳發電廠從技術工開始做起,原本只想像老師傅一樣安穩做到退休就好,沒想到在技術部門做了四年多之後,廠長知道我對行政工作有興趣,就把我轉調到行政部門,先去倉庫管材料,後來接著做總務工作,由於當時廠長要求擔任總務必須兼任福利會會計幹事,對會計一竅不通的我只好努力學習,後來總公司到深澳電廠福利考核時,對於我的會計帳冊資料整理挺滿意,把我調到總公司人事處,展開我公司生涯最關鍵的另一階段。到總公司的第一份工作是福利課的行政,雖然當時許多前輩都說福利課很冷門,沒什麼前途,但我沒想太多,秉持著做什麼像什麼的精神,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心盡力。也因此有機會制定了幾項福利制度。後來因緣際會,輾轉調派到環保工程施工處人事主管、總公司秘書處交通股、接待股、秘書處長與公服處長等,直到目前擔任專業總管理師。

儘管很多人說我在工作上被調來調去很坎坷,而且在就任之前對這些工作一點頭緒也沒有,但是對我來說,每個階段的工作都是一個挑戰,都有學習成長的地方。長官交代的工作使命必達,不管在什麼位置,想辦法把工作做到最好,做到長官願意把你疼入心(臺語),才算是真的成功。

一轉眼在台電工作已四十幾年,就要屆臨退休的年紀,我想告訴新生代的後進同仁,工作上最重要的就是做任何事情都不要抱怨,多做多學,長官交付的工作勇於承擔,先利他必能利己,你的機會就會源源不絕的湧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