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經營變革

點亮臺灣70年
見證台電迎向挑戰

電力為工業之母,所以一個國家的電業發展史,往往就是一部國家的現代經濟史;而台灣電力公司,正可說是「電力」在臺灣的代名詞,成立至今70年,台電發展的每一步,都關乎臺灣民生、產業的重要發展。而這一切的開端,要從清光緒14年(1888)的臺北城,全臺灣第一盞電燈點亮開始說起,這也是臺灣人民第一次知道「電」的存在……。

臺灣電力應用的歷史,源自清朝巡撫劉銘傳於臺北市創立「興市公司」,裝置小型蒸氣燃煤發電機開始,這也是臺灣首次出現「電燈」,當時民間甚至流傳「欽差已經點燈火,點火點來較月光」之俚語形容當時景象。

1891年,劉銘傳辭去巡撫一職,四年後清廷甲午戰敗,臺灣在「馬關條約」中被割讓給日本,在「工業日本,農業臺灣」的原則下,日本政府初期設置的幾個發電所,所發電量僅供一般用戶所需,並無配合工商業發展的整體計畫。

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臺灣工商百業驟形發達,乃成立「臺灣電力株式會社」,並開始進行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至臺灣光復前,已經完成33所發電廠,總裝置容量為32萬瓩,其中水力發電廠25所,共約27.5萬瓩,火力發電廠8所,共約5.4萬瓩。在民國32年,臺灣電力株式會社的極盛時期,全年發電紀錄為12億度,尖峰負載為17萬餘瓩,用戶總數為44萬餘戶。

民國35年,台電登場

雖然臺灣電業在臺灣電力株式會社的經營下,小有發展,但在經過二次世界大戰盟軍的轟炸及颱風洪水侵襲,可用電力降至3.3萬瓩,加上原屬臺灣電力株式會社的3,153名日籍員工遣返回日本,臺灣似乎隨時將面臨「斷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而台灣電力公司正是在此危難之時,應運而生的救火隊,35年5年甫成立,他們的首要任務就是全力於臺灣電力的復舊,使已停止運轉的電廠恢復供電;發電能力不足者,改善設備,使其達到原設計的發電期望值。

面對如此不可能的任務,幸虧當時台電機電處長孫運璿與約40名大陸來的技師,配合臺灣電力株式會社遺留下的工程師如朱江淮等人,共同帶領一群尚在就學的省立臺北工業職業學校、臺灣省立工學院的學生,四處拼湊零件,一邊修理,一邊學習,在五個月內復原了臺灣80%的供電系統。

水火接力,奠定臺灣經濟基礎

正如一開始所說:電力為工業之母,要發展經濟,電力絕對是重中之重,這也是為何美援、中美基金時期,台電都是最主要的貸款人。

而在臺灣電力初期的來源,主要是以水力為主,而水力也是臺灣目前唯一自主的電力來源,44年尹仲容擔任經濟部部長時,就成立了「大甲溪流域開發計畫小組」,成員包括了張繼正、孫運璿等人,整條大甲溪台電前後建了四個水庫,水力資源等於利用四次,成效極佳。

至於火力發電,初期也算是臺灣能夠自主的電力來源,占能源供給的80%以上,但後來臺灣主要的煤礦幾乎都挖光了,便進口煤及石油,自51年起火力發電量首度超過水力,使電力系統由以往之「水力為主」進入「水火並重」時期。

尤其在50年代中期以後,臺灣工業迅速起飛,用電量劇增,台電公司乃開發大容量高效率之火力,56年規劃的大林發電廠運轉後,火力發電的重要性更持續上升,電力系統由「水火並重」進入「火力為主,水力為輔」時期。

而在50年代這段時期,在輸變電系統方面,台電更完成全長330回線公里之345千伏(345kV)超高壓輸電線路,以提升輸電容量及穩定供電系統,臺灣的供電普及率也已高達了97%,顯示在短短20年的光陰中,台電除了供給工業用電之外,已經普遍讓全臺灣人民享受到用電的方便。

兩次能源危機,開啟能源多元化

62、68年,中東情勢丕變,造成了兩次能源危機,身為淺碟型經濟體的臺灣,亦因此遭受嚴重波及,當時政府立刻啟動許多重大決策應變,台電也在其中扮演了要角,除了配合「臺灣地區能源政策」,一方面推行日光節約時間、路燈隔盞開燈、霓虹燈提早關燈等節能措施,同時也開始執行發電來源多元化政策,並開始建置核能發電廠,確保供電可靠性、降低對石油的依存度。

66年11月16日,核一廠正式發電,滿載時單這一座電廠發電量就等於光復時臺灣的全部發電量,此時核二、核三廠工程也持續進行,三座發電廠商轉至今,也為臺灣重工業迅猛發展時期,達成很大的貢獻。

除了核能電廠外,68年政府修正公布「臺灣地區能源政策」,規劃十年內要完成火力發電設備283萬瓩、水力發電設備119萬瓩,而這些目標也都在台電同仁努力之下一一達成,也因為他們的努力,臺灣才能享受很長時間的廉價電力,大力發展經濟。

電源開發趨緩 穩定電力從需求面管理

三座核能電廠完工商轉後,70年代初期,臺灣備用電力一度高達55.1%,於是在電力無缺的情況下,電源開發的腳步也逐步減緩;加上民眾公民意識高漲,對電力設施等公共建設,普遍產生「不要蓋在我家後院」的「鄰避」現象,導致諸多電源開發的新計畫推動困難。

但隨著產業的轉型與升級,服務業與高科技產業蓬勃發展,加上民生富裕後享受增加,臺灣用電量又出現了吃緊的情況,所以在70年代後期,台電除適時興建大型火力、開發優良水力外,更積極推行時間電價、可停電力、節約用電,並鼓勵汽電共生發電等,力求電力供需平衡,電力系統進入「需求面管理」時期。

80年代起,電業自由化逐漸蔚為全球風潮。由於國內用電迅速成長,電源開發因地狹人稠而日益艱難,政府乃順應世界潮流,開放民間興建電廠以加速電源開發,臺灣發電市場進入「開放發電業」時期。

節能減碳當道,台電環保與時俱進

進入80年代,節能環保在世界上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1992)、「京都議定書」(1997)陸續出現,國際間對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管制日漸重視,使得燃煤、燃油發展空間受到影響,因此台電配合政府能源政策,開始擴大採用天然氣發電。

但自95年起,國際化石燃料價格大漲,嚴重衝擊電業的經營環境。我國自產能源缺乏,為確保電力事業永續發展,在供給面發展低碳電力,在需求面全力推動節約用電及提升用電效率。至此,我國電業市場進入「節能減碳」時期。

正確的方向與認知,大象也能起舞

進入21世紀,除了節能減碳,台電還面臨著許多其他的挑戰,包括多項大型發電計畫受阻、肩負許多額外的政策任務、電價無法反映成本、人力資源老化⋯⋯。

為了能迎向挑戰、永續發展,台電開始了一連串的變革計畫,包括:促進電價合理化、改善財務劣化、開發再生能源及改變電源結構、加強推動節能減碳及氣候變遷調適、推動智慧電網、強化核能發電安全、掌握燃料供應安全與穩定、加強客戶服務、強化人力資源、強化創新應用、強化資訊揭露及增進內外溝通⋯⋯。

要面對的改革議題既多且雜,所幸台電全體同仁,都深刻地瞭解,未來的經營壓力不僅僅來自電力市場開放後的競爭,要如何用更具國際觀的視野,結合更具效率的經營技術,並同時運用兼具社會責任及永續發展的經營策略,將是台電能否持續成長及精進的重要關鍵,所以對於各項變革,都共同全力配合。

正確的發展方向與認知,讓台電這幾年產生了脫胎換骨的表現,而這些過程,都將可以在接下來的單元中一窺究竟,讓我們在台電70歲生日的此刻,見證國營事業轉型的經典範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