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經營變革

臺灣電力穩定的幕後英雄宏觀而嚴謹的電力龍頭

臺灣水泥董事長 辜成允

水泥生產是耗電量極高的產業,除了直接材料,能源費用是重要成本。臺灣水泥辜成允董事長說:「這注定臺泥與台電的關係密不可分。」在申設IPP、成為台電合作夥伴後,他對台電的宏觀與嚴謹留下深刻印象。身為工業總會能源政策委員會召集人的他支持合理電價,更期許台電帶領國人理性探討臺灣能源問題。

水泥工業有連續生產的特性,機器一停一開之間往往造成耗損,亟需穩定的電力供應。臺灣水泥辜成允董事長肯定台電的供電品質,認為這對臺灣工業是一股支持的力量。

臺泥角色精進 台電是永遠的夥伴

對水泥業而言,如何提升用電效率、運用尖峰和離峰價差、針對設備和費率做規劃,都是智慧生產的一環;水泥廠利用餘熱發電,足以自給三成的電能,另七成則仰賴台電供應。臺泥一路成長,從聰明的使用者進化成懂得節能的實踐者。

投資和平火力發電廠後,臺泥更開啟電力提供者和用戶的雙重角色,成為台電的合作夥伴,對台電的瞭解與情感也益發深刻。電是高效能源,國家經濟愈蓬勃、愈成熟,用電比例愈高,而臺灣有中央山脈阻隔,加上颱風頻襲,電力輸配條件相對嚴苛,台電卻能提供高品質的服務,且致力開發電源,對臺灣經濟發展功不可沒。

開放IPP 以經濟發展為前提的宏觀

由於身兼業者與政府角色,台電在電廠開發上遇到瓶頸。考量開發電廠的難度及速度,於是有IPP(民營電廠)的開放,臺泥也申請成為其中一員。辜成允董事長發現,台電雖是公營單位,在IPP競標過程始終嚴謹不馬虎,規定IPP賣給台電的價格不得超過台電自行發電的成本,給予他深刻的印象。台電以穩定電價為標竿,將這份用心傳遞給IPP業者,在電力調度、發電成本上嚴格把關,有這樣的合作夥伴,促使和平電廠不斷成長。辜成允董事長認為IPP的開放,是政府和台電為經濟發展考量所展現的宏觀。一座電廠從規劃、環評、建設到商轉需10至15年,而電力攸關民生福祉,萬一興建電廠、生產電力的腳步跟不上國家發展將不堪想像。即便台電自己做最獲利,仍願意開放讓民間參與,這是以臺灣經濟為重的決策。

支持合理電價 對工業發展有助益

辜成允董事長認為,國營事業受民意代表和輿論監督固然天經地義,他仍呼籲大家理性思考,避免因不夠瞭解電力產業而萌生誤解。舉例來說,101年做過一項分析,國際煤價在十年間漲了2.2倍,臺灣電價卻只漲20%。當原煤價格不斷攀升,卻拒絕看清電價和發電原料的必然關係,既不准電價上漲,又指責台電虧損,簡直是非戰之罪。合理的思考是:想要低廉電價,就得補貼台電或接受虧損;想要台電交出漂亮成績單,就得容許反映成本、調整電價。

身為工業總會能源政策委員會召集人,辜成允董事長表示工總支持電價合理化。臺灣是世界上電價最低廉的國家之一,在此情況下,國人對節能裝置、用電效能無感;一旦電價上漲,才願意改用變頻馬達、LED燈泡等較貴設備來節省電費。此外,電價低廉代表外銷產品的生產用電低於他國,等於由政府和台電來補貼外銷,這對臺灣工業的轉型和升級是不利的。

期許台電 帶領公民辯證討論能源

欣逢台電70周年將至,辜成允董事長期勉台電繼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更希望身為電力事業龍頭的台電,能帶領國人探討能源結構問題。

能源問題複雜卻至關重要,在討論過程易受煽動與干擾,要解決箇中迷思,有賴長期進行公民辯證。辜成允董事長舉例,英國反核,近來卻發出兩張核能電廠執照,因為他們花三年多的時間做公民辯證,探討若不要核電,電價會怎樣改變、國家競爭力會如何,透過不斷溝通和辯論,讓人民看清楚自己的需求和想法。我國工研院與英國能源暨氣候變遷部合作,設計出「臺灣2050能源供需情境模擬器」,只要上網將想要的發電方式、期待的經濟成長輸入,便能得知每度電價多少錢、再生能源的比重、二氧化碳排放量等訊息。透過這平台,幫助大家更具體思考能源發展。

能源牽涉當前景氣,更影響未來世代。辜成允董事長期許台電肩負起領頭羊的角色,引領公民辯證的風氣;當人人願意理性討論,臺灣能源才會有解,方能避免日後在時間壓力下,倉促做出錯誤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