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經營變革

永遠置身最前線的電力守護達人守護臺灣光明線路
的黑暗騎士

隨處可得的電,隨插即用,是人類文明重要的表徵,更是20世紀以來被譽為人類工程史上最偉大的成就之一。但,打造臺灣光明線路、讓臺灣置身亮燈之處的是台電一群永遠站在最前線的電力守護達人,他們也許是保線牛、他們也許是配電技術人員,他們隨時待命,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只為「無法忍受大家沒有電可以用!」

開關一開,電力就來,可以看電視、玩手機、打電腦。這電力,可能是火力發電、水力發電,或是太陽能、風力發電,透過電線、電塔,將電由電廠送到家中。但電塔是如何搭建?電線又是怎樣架起來?停電時,又靠著誰為我們恢復供電?全賴高效、務實、低調的電力先遣部隊,台電真正的冒險家!

打不倒的保線牛

舊東西線 為臺灣帶來光明一甲子

臺灣第一條橫跨中央山脈的舊東西輸電線,迄今啟用已逾60年,這條從南投萬大到花蓮銅門的輸電線,為臺灣帶來了一甲子的光明。黃重球董事長說:「『咫尺千山路,一步60年』,60多年前台電前輩們胼手胝足,靠人力翻越了中央山脈,將這條線路所需的鐵塔材料、水泥、器材與糧食等一路背上去,才得以完成;而後人持續地維護保養這條長達46公里的線路,在高山冰天雪地裡餐風露宿,扛起連結臺灣東西部光明的責任。」

提及這條舊東西輸電線路,霧峰分隊高專潘信雄表示,他聽過前輩提過這條西起霧社、屯原、雲海保線所、天池,東至檜林保線所、奇萊、磐石保線所、銅門等地的舊東西輸電線路工程之辛苦,興建過程不僅沿途經過地勢人煙罕至、險峻高山,工程人員要開山造路,還得將所有生活物資、纜線及機具設備扛上兩千公尺的高山,「當時一捲長度超過1,000公尺,重達1,000公斤的電纜線,得靠20、30人把電線一圈圈繞在身上,排成一列像蜈蚣走路一般,起步休息左腳右腳都要整齊劃一,一旦跌倒整排都會跟著倒,」台電就這樣憑著一步一腳印的力量,橫跨中央山脈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而任務完成後,並不是責任就結束了。這條舊東西線總長46公里,施建時得靠高山保線員(俗稱保線牛),施工後的維護保養也都要靠保線牛完成。他們常要在蠻荒山野間,或低溫高海拔山區,揹著數十公斤的器材,一天走上20、30公里的路,只是為了維持臺灣供電的穩定。

比登山客還辛苦

當了37年的高山保線員,潘信雄表示:「這份工作就是靠天吃飯,天氣不好,路斷了,人就是走路,不是路斷了就不用走。」以往舊東西線沒有一般道路可以接近,真的都靠保線員用雙腿在山裡走完數十公里的路程。每段路程南投分隊課長柯俊育記得清清楚楚,「從雲海走到天池九公里,九公里走完,再走四公里到縣界,縣界下去還有四公里。」這只是單程,看了一圈還要繞回來。常常早上五、六點開始走路,走到傍晚六點才能回到山裡最接近的保線所,「就算體力不好也會鍛鍊出來。」

新東西線好一點,車子可以開到登山口附近再下車步行。但海拔更高,鐵塔離林道更遠,走完一趟依舊不輕鬆。保線員必須扛著二、三十公斤的裝備,經過無數蜿蜒的階梯小道。天候狀況不佳時,山區濃霧,能見度低,有時又有落石滾下,環境險惡。新東西線67號∼143號鐵塔經過冰雪地區,冬天下雪雖然美麗,但踩在雪地上,幾乎每走一步就得退半步,說是「步步為營」也不誇張,否則一腳踩空,下一步就不知摔落何處了。

這群被稱為「保線牛」的台電保線員,長年負重步行,造成韌帶斷裂的職業傷害外;和家人經常分離,讓他們無時無刻也想著家;而在海拔超過兩千公尺的高山上工作時,除了要面對山區氣候變化無常,還有發生雪災、寒害、土石流等危險,甚至還遇過同伴們因為失溫,差點發生山難的悲慘記憶。

而他們堅持下去的理由,是責無旁貸的使命感,這是讓他們站在維護臺灣電力穩定第一線的勇氣與使命,他們是群在光明背後不曾被記得的無名英雄。

配電技術人員

不畏風雨 冒險搶修

相較於經常在山林裡保線員的辛苦,工作於高雄營業處服務的外線技術人員鄭介彰的工作環境,似乎就少了點餐風露宿的艱辛。但「身為第一線人員,所處的環境還是萬分危險!」鄭介彰說:「我工作的現場動輒就是1.1萬、2.2萬伏特的高壓電,只要一碰到命就沒了。」

沒錯!想要成為配電外線技術人員,就得要上得了電桿、下得到兩公尺深的人孔,還得不畏上萬伏特的高壓電、強風、閃電與缺氧危機。想要做好一個現場維修人員,有多麼不容易?訓練時期,就必須爬至少六個月的電線桿,每次至少都要在十幾公尺高的電線桿支撐一小時,還必須能揹20幾公斤的電纜。

但是,這些都不是最大的挑戰。身為配電技術人員最大的挑戰,「是每一次和死神對賭,」處理高壓電必須進行嚴密的掩蔽工作。若未做好防護,身體就會變成導電體,當場被燒焦電死,「一個失誤,生命很可能就消失!」。

合作無間 勇於冒險承擔與奉獻

一遇到供電失常狀況,當然不是憑著保線人員或配電技術人員一己之力就能完成。每一場天災、浩劫,都是考驗台電人技術、耐力、智慧和團隊作戰能力的終極艱鉅挑戰,前線讀秒搶修,後勤則需越過重重險阻,送去材料以及一天兩次的飯盒和水,同心協力克服萬難,提早復電時程,光明保衛戰奏捷。

921大地震發生時,路斷屋倒,災害波及層面之廣大,前所未有,台電設在南投縣中寮鄉的變電所,平日透過高壓電塔負責南電北送的任務,一夕之間遭受重創,導致北部地區兩星期的大規模停電。

群策群力 唯一目標恢復供電

台中供電區營運處中寮超高壓開閉所領班田詒宏,當時就住在南投的台電備勤宿舍。他回憶,當天凌晨1點47分驟然天搖地動,南投酒廠的熊熊火勢把整面天空染紅,驚心動魄,他是首位由外進入變電所探勘的人員,面對現場殘垣斷瓦,滿目瘡痍,「當下真的只有一個『慘』字可以形容」,田詒宏提及這段過往,仍心有餘悸。回報損壞狀況給台電台中供電區營運處「緊急應變中心」總務組鄭藏麟經理後,並立即動員現場維護人員調查各種設備損壞情形及數量調查,供緊急應變中心人員調度、運用。應變中心依輸電線路(南電北送)配置,決定復原北開關場設備。

在震災後無水無電狀況下,每天有約150人在中寮超高壓開閉所進行搶修作業,田詒宏必須張羅水、電及各工作班所需材料、工具及各項資訊。 占地34.8公頃的變電所幅員廣大,人員全靠兩條腿行進,一天下來,腳底起泡,又痠又痛。而身為「後備總司令」的鄭藏麟經理,當然立刻無條件供給中寮開閉所的設備材料,同時也心繫人在荒山遠水修復前線的保線員,思索如何為他們籌送一天兩頓的飯盒和水,讓他們搶修電力無後顧之憂。

前線打仗 後方補給

鄭藏麟經理餘悸猶存地回想,21日凌晨劇烈大地震後,他比平日更早,清晨六時許就出門,原本一小時就到的路程竟然花了兩小時,到達了區營運處,嚇得倒抽一口冷氣,大樓東倒西歪、員工備勤宿舍一樓也傾斜半倒,淪為危樓,總總的慘狀卻不容許他有一絲耽擱,因為他得立刻成立「緊急應變小組」,為在前線拚命修復供電的輸、變電修護人員們展開日以繼夜的後勤補給大作戰。

當時,調度材料的範圍擴及台電所有單位及供應商,事務課、財產課分頭採購、運送物資,材料課則調度各地庫存的材料,運籌帷幄,鉅細靡遺,「我把電話線先聯結起來,好對外通訊,除了廠商的材料供貨,最重要的就是讓遠至荒山遍野的保線員都能吃上一天午晚兩餐,這時我發現往日再尋常不過的吃喝,竟然蔚為最大的難題。」

「前線打仗,全賴後勤支援」,鄭藏麟經理託台電嘉南供電區總務組從嘉義代購便當,託台電新桃供電區總務組購買了每個20加侖的油桶,裝滿一卡車支援,發動台電同仁眷屬們上街收集食物,每晚都清點接下來的所需物資清單,傳真給北中南廠商準備,「別人想得到的,你也要想得到;別人想不到的,你還是要主動想到。」調度物資清查再清查,細想再細想,惟恐有所疏漏,甚至帶著辦公室員工把單身宿舍整理成統合廚房,進行必要的炊煮,分配員工們輪流盥洗,解決迫切的問題,安撫心情。

「保線員從事的是『三高』職業,動輒6.9萬伏特以上的高電壓、站在十幾公尺以上的高空位置、戶外氣溫高導致汗流浹背快中暑,冒著生命危險在搶修電力,絕不能讓他們吃不上飯。」鄭藏麟經理對當時的狀況,仍是印象深刻。「而我在忙過搶修後,有一天下班回到家,才注意到家裡牆壁怎麼也被震裂了?太太嘆了一口氣,說是能體會我工作上以公為先的立場,我深深感受到這正是台電人所秉持的信念:『有電的地方就有我們』的企業精神。」

921大地震後的修復供電,共動員台中供電區營運處員工、承包商共約670名人員進行非常時期的搶修工作,在崇山峻嶺間跋涉,工作量龐大,吃得簡單,身心疲憊,連著多日無法回家,髒污卻不得換洗的工作服,滿滿刻劃著維修復電的一段段艱辛歷程,堅守崗位,刻苦耐勞,咬緊牙根,戮力達陣,終於把預定10月12日全面復電的日期提前到10月6日,勇者的桂冠,真的非他們莫屬。

無法忍受大家沒有電用

颱風天,身為台電第一線人員,別人在家放颱風假,台電高雄區營業處鄭介彰常常是一大早就出門,晚上12點才回家,一天工作高達10幾20個鐘頭。不畏風雨,進入嚴重受災區域,跋山涉水搶修,只為將電配送給民眾。提及蘇迪勒颱風來襲時,從岡山、路竹、市區,他一天就跑了七、八個地區,一組五個人在風雨中搶修,當坐在昇空車上去接電線時,感到機身強烈搖晃,如同在遊樂園搭海盜船,心中唯一的念頭是:「趕快將電線接起來!」工作使命感大於恐懼感,催促他完成工作。

103年7月31日深夜高雄氣爆時,鄭介彰的家就住在凱旋三路上,當天,他正在隔壁一條街的母親家,先是聽到一聲巨響,從頂樓眺望整條路陷入一片火海,第二天到現場搶修時,他當下反應是:「路不見了!完全不知如何搶修!」

由於是破壞性危害,變電箱、變壓器、開關全都不見了,透過高雄區營業處規劃人員的設計,從別區配電設備拉電給凱旋三路住戶用,送完電之後,接著做維修工作。大雨讓凱旋三路形成一個大水溝,增加搶修難度,他們身穿救生衣、身綁繩索,下去四、五公尺深的水溝進行剪線工作,以利後續道路修護工程進行。

「台電的人都沒法忍受大家沒有電用!」憑著這股信念,這樣辛苦又危險的工作,持續一個禮拜,台電第一線的電力維護人員早出晚歸,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累了在騎樓隨便一躺、三餐席地而坐吃便當,七天時間裡沒有一個人說不加班,也沒有人說太累了隔天要請假。一周就完成全區送電,而即使身為台電人員,鄭介彰的家卻是最後送電的一戶,其無私的奉獻可見一斑。

從氣爆現場往前看,有些地方已經有燈了。「我就知道,那些已亮燈的地方就是我們努力的成果。」

老師傅傳承好技術
保線、配電上手沒煩惱

不管是保線員還是配電技術人員,對台電而言,最珍貴的除了人才,還有他們手上難以被複製的技術。技術傳承的確是台電最重要的資產,從生活到職涯均主動關懷的導師制度,是讓台電專業人才技術薪傳得以延續的推手。每一位台電新進的配電外線技術人員,除了六個月的訓練所基本養成訓練外,還要經過六個月的現場工作實習訓練,從基本技術到態度,透過師徒制培訓,一代傳承一代。

然而因應時代的改變,台電技術傳承也由30、40年代老師傅口耳相傳,逐漸演進至今標準化作業程序,將繁複的維護工作依性質的不同,化成步驟化的文字紀錄,進而電子化,有利新進人員的學習及資深人員的自我檢視,落實技術傳承與交流,另外更將同仁技術與資料完整蒐集去蕪存菁,編製成配電系統員工使用的「配電手冊」、「技術手冊」與輸電系統員工使用的「供電單位變電設備維護手冊」、「輸電線路維護手冊」及「電纜線路維護手冊」,未來將朝向與網路及資訊系統相結合,建構知識庫,朝分散式知識管理系統邁進,持續核心技術之傳承。

新技術新儀器 線路維護不容易

台中供電區營運處霧峰分隊楊博文課長提及,早期輸、變電設備維護採事後維護,也就是故障發生後才進行修理,或者安排一定時間或週期進行大修或更換零件,根據設備運轉時間排定維護工作,以防止突發事故。

然而隨著儀器科技的進步,台電亦投資新儀器,能於日常運轉中即可實施診斷,一旦發現設備之外部出現異常徵兆,就能事先預知其嚴重性,在未發生故障前予以處理。另外新儀器也能同時持續對設備劣化狀態進行觀測,在真正需要維護的必要時候實施維護,不但有效提升維護效率,也確保供電可靠。

楊博文課長指出,除了維護設備硬體上的更新,在軟體的維護技術上也配合環境所需而精進,其中利用直升機執行線路礙子清洗工作,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近海鐵塔上面的礙子容易發生鹽害,也容易因風災損壞造成跳電,不時得出動直升機洗掉上頭的鹽化物,以免影響發電功能。

其他如運用新科技及分析軟體,使用美國電力研究院發展之TFLASH軟體分析研判發生雷害事故類型,研擬改善對策;監測變壓器油中氣體含量,執行變壓器線上油中氣體分析(TCG),及早判定設備可能發生故障原因予以排除、運用紅外線儀檢視設備是否有異常高溫,或是使用局部放電技術偵測絕緣劣化程度等外部診斷技術;以及訂定地下電纜防挖損機制,避免電纜遭意外挖損,使用管路探測儀搭配衛星定位系統探測管線3D座標,以確保輸變電設備之運轉安全。

守護臺灣光明的一群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電,有電的地方就有我們。」這是台電人不變的堅定信念。每一位保線員、配電技術人員都在為臺灣傳遞光明與能量,用光亮 溫暖每個家庭,即使未來面臨環境與氣候的劇烈改變,他們也早已胸有成竹面對挑戰。雖然,因為電價、核電等議題,社會對台電罵聲一片,然而,他們還是隨時待命,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電塔上、電線桿上的工作人員,或許你不認識也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他們卻用台電精神的使命,守護著臺灣萬家燈火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