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經營變革

「電來了!」背後的無名英雄智勇兼備的提燈者

守護著臺灣光明的無名英雄,就得整裝待發,不論是在漆黑的深山裡夜行軍;還是在殘垣斷瓦,滿目瘡痍的地震現場,甚或是在氣爆現場冒雨搶修,這一群永遠出現在事故現場的第一線人員,隨時待命,在意外發生導致電力受損時,立刻出動,搶在第一時間恢復供電正常。

失去電力,你我會跳腳;失去電力,台電公司第一線搶修人員也跳腳,因為「恢復供電」責任感一上身,背起工具、提起行囊,上山下海搶修去!不辭辛勞地全力以赴,不管刮風下雨,為的就是在第一時間恢復正常供電,讓民眾生活不受影響。

「104年8月蘇迪勒颱風造成全臺史上最嚴重颱風停電災情,累積停電高達449萬餘戶,已突破85年賀伯颱風停電紀錄,台電各區營業處累計動員11,860人搶修復電⋯⋯」、「98年的8月8日,莫拉克颱風帶來臺灣50年來罕見的單日降雨量,中、南臺灣地區受到嚴重的災害,造成南投縣中寮開閉所開關設備毀損無法供電⋯⋯,」、「高雄氣爆事件使當地電纜、變壓器等電力設備嚴重毀損,造成近三萬戶停電,災情慘重⋯⋯,」這些天災造成的停電,引起全臺灣人的不便,無電可用生活失了秩序,一直等到「電來了!」的那一剎那,一顆浮動的心,才又穩定了起來。而「電來了!」是靠著許多台電的無名英雄,在災區、在深山林裡、在無人的偏鄉、在幾千公尺的高空、在我們難以想像的地點,默默地、無聲地為「全力搶通」而努力。

天災地變 震撼教育

位於太平洋高壓外環以及環太平洋地震帶,臺灣每年約有三到五次颱風侵襲,90年甚至高達七次。平均每年約發生18,500次地震,其中約有1,000次為有感地震。對大部分國人而言,多數天災都是小事情,一下就過去了,但對肩負供電重任的台電而言,每次天災,即使有時小到幾乎沒人記得,都可能帶來難以預料的危害。

談起天災地變,台電人記憶最深刻的莫過於是88年發生的729大停電及921大地震。729大停電原因為臺南地區地層滑動,造成輸電幹線中寮∼龍崎山線及龍崎∼嘉民海線共架鐵塔倒塌,加上當時北部地區的用電量須靠中、南部電廠發電長距離輸送。使得南電無法北送,導致臺南以北地區一片漆黑;而921大地震更是臺灣的一場浩劫。

用冷靜和忍耐 走過729

88年7月29日晚間11點31分23秒全臺大停電,臺南新營以北陷入一片漆黑。當時擔任嘉南供電區營運處處長的黎道明,對輸電線路相當熟悉的他下意識聯想:「從龍崎到中寮到龍潭的線路最脆弱,大概是這段出問題。」果不其然,隨即而來的台電調度處處長的電話:「老黎,問題出在你的轄區裡,從數據分析是中寮龍崎山海線!」

從中寮到龍崎共有360座電塔,全建在山稜線上,巡視和維修大不易。黎道明急電嘉義段和臺南段的段長,召集所有線路人員緊急巡視。深夜視線不良,加上連續多場豪大雨,山區泥濘難行,為查明原因,上百名弟兄冒著危險摸黑上山。

當年沒有行動電話,半夜3點45分查出問題出在第326號輸電鐵塔;接獲回報,黎道明馬上帶組長們驅車趕往現場。現場所見,鐵塔不僅倒塌且滑行了20公尺,線路沒斷但拉得很緊,供電雖然中斷,儲存在線路裡的能量仍足以致死。第326號塔是山線、海線的共架鐵塔,基礎是角鋼,深入地下五公尺;電線穿過電塔上的絕緣礙子,每條線可承受二∼三噸拉力,可是倒塌後電線拉緊,拉力超過六噸,萬一繃斷彈飛不知將造成多大傷亡,情況萬分緊急。

深入山區,看見整片山大面積滑動,顯然是豪雨成災,造成倒塌處地層滑動,必須找新地點替山線建兩座臨時塔、替海線建一座臨時塔,並把電線重新拉高。臨時塔的搭建,需要地主的同意,無奈又碰上漫天喊價的地主,黎道明這廂動手搶修,那廂動口談判,歷經一整天的談判角力,地主總算同意台電以兩百多萬的代價使用地權興建臨時塔。

729大停電當晚,大部分地區恢復了供電,但因南電北送,限電持續兩週之久,而搶修期間動員的一百多名工作人員,最後半數累壞進了醫院。至此台電痛定思痛,之後改變工法,建鐵塔前一定先鑽探再設計,若建在山區,必要時地基可能深及30公尺,基底直徑達六公尺,可支撐50噸拉力;此後十年更投入人力與財力,將63年間興建的該批輸電鐵塔全部改建。

跌破各國眼鏡 不可思議的供電速度

對臺灣人而言,百年大震921是難以抹滅的印記,造成兩千多人死亡、幾十人失蹤、一萬多人受傷、五萬多間房屋全倒、五萬間房屋半倒,但要說921最大的受災戶,則非台電莫屬。青山施工處蔡仁俊副處長表示:「台電在921地震時,整個發、輸、配電系統:包括電廠、變電所、線路及鐵塔均受創嚴重。根據統計,全臺有17個變電所受損(一個開閉所、五個超高壓變電所、八個一次變電所及三個配電變電所),從345kV到69kV的輸電線路鐵塔中共有622座受損。其中地處車籠埔斷層與大茅埔∼雙冬斷層之間的中寮超高壓變電所,最靠近震央因此最為慘重,電塔傾斜、地面龜裂,六氟化硫氣封絕緣輸電線路(GIL)扭曲、空氣中還飄著外洩的六氟化硫氣體氣味,大半設備均受損停擺。」一場地震,造成台電無可估計的損失。

蔡仁俊副處長解釋,電力網就像交通網一般,345kV是高速公路,161kV是省道,以下為縣道、鄉道。中寮超高壓變電所則是高速公路的聯絡道,是全臺電力系統「南電北送」的樞紐。一旦無法運作,北部供電立即吃緊,勢必限電。國際外電紛紛報導,若要復電恐怕得花三個月的時間,勢必對撐起臺灣經濟命脈的高科技產業造成莫大衝擊。

當時,恢復電力系統運作成了當務之急。台電緊急動員搶修人員全力支援臺中受災地區,沿著柔腸寸斷的中潭公路,搶修沿線塔線及架設臨時性線路。在道路不通、線路受損嚴重、機具無法到達、全靠人力等情況之下,工作可謂千辛萬苦、險阻重重,終於在921當天晚上八點多率先恢復醫院電力。為了快速恢復供電,台中供電區營運處想方設法,運用中部火力發電廠內的四部汽渦輪機具,成功從中港變電所送電至中部火力發電廠,啟動廠內四部汽渦輪機,開始發電並做復電準備。到了10月3日,中寮∼中港一路改接搶修完成後的峨嵋∼中寮二路,中、南部系統與北部系統重新併聯。這是災難發生後的第12天,臺灣重現光明,不但讓世界各國跌破眼鏡,並在災後派員來臺取經。

搶修期間就像場耐力賽,工作人員幾乎都是硬撐著睡眠不足、過度勞累的身體在工作。當時代理中央調度司令的所長楊啟東,地震後六天中只睡了十小時左右;霧峰分隊課長楊博文地震之後連續一個月早上六點出門,回到家裡洗好澡已經凌晨一點半了,睡不到五小時,隔天又是早上六點出門;霧峰分隊高專潘信雄地震前剛調到埔里當領班,每天早上六點上班,回到草屯的家裡已經晚上一點多,就這麼過了三個月,「日子不曉得怎麼過的。」

德基修復工程 人員露宿山壁

為了確保所有設備、設施經過921大地震之後,還是安全的,台電也對所有水壩重新評估,蔡仁俊副處長解釋:「水壩曾經在國外失敗過,整個沖毀,村莊淹沒,真的不能有萬一。」

其中最為浩大的就是德基水庫邊坡修復工程。德基水庫的右岸工地必須在海拔1,860公尺的高度,也就是水庫上方約七百公尺的山坡地工作,且無路可達。工程人員必須自闢山徑或繩索攀爬,徒步兩、三時才能到達工地,來回經常花上五小時,到達工地之後,通常只能住在上面,有需要才下來一趟。30∼50人住在臨時搭建的工寮內,天亮就工作,日落後休息,三餐都靠索道送便當上去。

邊坡保護範圍高差超過600公尺,而且平均坡度超過70°,迥異於一般由下至上,可藉下面支架支撐的工法,工作架需由上至下搭設,每層三到六公尺要搭上100多層。施工時,工程人員就在山壁上設立的鷹架和棧道上行走,遠望如同蜘蛛人飛岩走壁。有時上方會有落石,就暫時躲避在棧道中。施工期間仍屬921大地震後之餘震期,施工中常因餘震及豪雨造成持續之崩塌及岩屑掉落,甚或砸毀工作架及施工機具,驚險畫面不時發生。

青山施工處李慶龍處長當時也參與其中,他還清楚記得90年2月初在邊坡中間施工,下了點春雨,有18位師傅在上頭工作。早上八點多,大家已經工作了半小時到一小時左右。突然有人覺得怪怪的:怎麼石頭一直掉下來呢?當機立斷趕緊撤退。半小時之後,最頂端邊坡的土石都滑下來了,光禿禿一片。

由於工程難度奇高無比,施工期間,許多土木廠商專程到德基水庫觀摩工作情形,以做為未來邊坡工程的參考。工程人員露宿山壁的蜘蛛人生涯就這麼持續兩、三年才陸續結束。讓李慶龍處長最為欣慰的是,93年7月2日歷經敏督利颱風豪雨洗禮後,大甲溪流域傳出嚴重災情,他接到的第一通電話就是住在當地包商施工人員打來的,「他說安啦!邊坡沒有問題啦!我們這是貨真價實、施工品質良好。」十幾年過去了,當初的工程到現在都完好如初。

怒吼的風神 風災重創之修復

臺灣位處颱風必經之路,此一先天不利的地理環境,造成臺灣遭受多次的颱風損害,也考驗台電人員的應變能力。如66年中颱賽洛瑪重創南部,造成高屏一帶嚴重的災害;93年的敏督利颱風引進西南氣流造成水災,引發臺中和平山區大規模的山洪爆發,更造成了上百處的土石流,導致電力設施嚴重損害,谷關及梨山地區成為「山上孤島」;至於97年的辛樂克更造成全臺近28萬3千戶停電、而98年莫拉克颱風,挾帶大量豪雨,再次重創中南部地區,造成電廠設備受損、輸電線路倒塌及避雷器損壞⋯⋯。

日本人說兩年 台電三個月就做到

97年的辛樂克颱風也曾對台電水力工程造成重創。當時「萬大電廠擴充暨松林分廠水力發電工程」正在南投縣仁愛鄉深山中險峻施工,現為台電核火工處南區施工處的簡世明課長和工程人員簡清涼回憶起當年的狀況,不約而同的說:當年辛樂克為中臺灣帶來的強風豪雨,非常驚人,造成萬大電廠第三號機組音取水口等引水設施遭土石深埋而停擺,更嚴重的是颱風造成唯一的對外道路「投83線」柔腸寸斷,15公里的道路中,就有9處連路基也流失,路況比921過後還糟,直接衝擊到後續工程的推進。

當時的承包商是家日本廠商,工地主任從辦公室走了六、七公里,路上遇見從另一側步行進去的台電人員,當場在路上直接說:「兩年後再見了。」他看道路坍方得這麼嚴重,判斷起碼要兩年才能修復完成讓工程繼續進行。想不到台電根本不這麼想。蔡仁俊副處長記得那時還把日本廠商拉到辦公室說:「臺灣廠商沒有一家走開,沒有一家說撤離,你們是國際廠商,卻只有你說要撤離,這會變成國際笑話。」

留人的同時,台電也想到補償措施,蔡仁俊副處長表示,至少讓車子能動、材料能進去、人能進去就可以施工啦。在路基流失的路段,台電打了一節一節六米或九米的鋼軌樁下去,打了一整排,完成後將路基回填,完成簡易便道。運用這個方法,一個月內小車可以通行,三個月內重車可搬運工程材料。其克服困難精神,著實讓日本人大開眼界。

當時簡清涼就是奉命在災後重返工作崗位,他從埔里上山經霧社到萬大原本只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因為臺14甲部分路段被土石覆蓋,沿途還要尋找替代路上山,到了霧社就無法再挺進,只好捨陸路,向大觀電廠調來平時在水庫清除垃圾的工作竹筏,循著水陸抵達在萬大的工作面進行人員的交班接駁。當時這條水路在那個階段也成為萬大附近部落民眾緊急就醫和物資運送唯一的路徑。簡世明課長也回憶道,當時道路雖然搶通了,但回到萬大的山路依然崎嶇難行,道路與河谷200、300公尺的高差,每次上山都懷著冒生命危險的恐懼。

高雄氣爆浩劫過後 傳遞光明

103年7月31日深夜,高雄發生國內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石化管線氣爆災害,範圍為高雄市一心路、凱旋路、三多路等,同時埋設於路面底下的排水箱涵炸開,於路中心形成大窟窿,造成人員傷亡、財產損失,台電的地下管線、電纜、變壓器及開關等電力設備,亦受到嚴重毀損,全高雄停電近三萬戶。

高雄區營業處配電外線技術人員鄭介彰也是受災戶之一,「隔天高雄市府宣布受災戶放假,如果是一般人,我會待在家裡,但我是台電人,有能力為災區做點事,當然要盡一分心力。」鄭介彰說。

「供電是社會責任,除了台電,沒人會做,我們不做誰做?」高雄區處救災現場總指揮的維護組蔡勝輝經理如是說。於是第一線的台電弟兄們,不分晝夜地投入緊急搶修工程,無奈屋漏偏逢連夜雨,事故發生後接連降下大雨,大窟窿變成河流,更因爆炸造成排水系統功能毀損,產生水患,台電同仁連夜抽除遭炸損區間電纜線,避免阻礙水流造成水患,同時雨來了就在騎樓下等雨停,雨勢稍小,就立刻繼續復電工程。連續一週的搶修,累了就在騎樓下躺一躺、三餐席地而吃,每天工時超過15個小時,卻無一人喊苦、喊累,目的無他,就是為了點亮災民家中的那盞燈,那盞讓災民恢復生活的光。

台電人的拚勁,讓高雄在地人也實際感受到。氣爆後的前幾天,部分民眾對台電人不友善,認為氣爆發生,台電也有連帶責任,但目睹台電人個個工作十幾個小時,累了就隨地一躺、餓了隨手一個便當席地就吃,民眾看在眼裡,也深受感動。於是有商家每天夜裡,總為台電人留著騎樓的那一盞燈;有歐吉桑快半夜時,拎著兩大袋麵包到現場,請趕工的台電人們吃;更有人自掏腰包,買水、買飲料;還有民眾將台電人辛苦修復過程發文到臉書,讓全世界都知道台電人是那麼努力、多麼認真地為臺灣的電力工程打拚。看到民眾這樣相挺,台電人也深受鼓舞。

劃破黑暗傳遞光明 臺灣的提燈者

資深媒體人陳文茜小姐曾說:「搶修過程中有一群人總是在黑暗中來臨,在恢復供電後默默的離開,迅即前往下一個社區送電,只為了要盡快供電減少民眾生活不便,用生命點亮每一盞燈,他們是一群黑暗騎士。」天災地變後修復工程中,這群無名英雄不僅沒有鎂光燈的注目,還要忍受不實的媒體指控,但是一句「供電是社會責任,除了台電,沒人會做,我們不做誰做?」卻是每一位台電搶修同仁們的心聲!

當黑暗中,一盞盞燈亮起;當黑漆漆的夜裡,一盞微弱光,便可以破除這駭人的幽黑。浩劫過後,傳遞光明,「電來了!」不僅災區民眾心喜若狂,更讓每個台電人露出最誠摯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