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經營變革

44年成為臺灣核電發展元年因緣際會
展開核電新紀元

早期臺灣以火力發電、水力發電為主,因天然資源有限、電力需求不斷成長,加上考量國家未來發展,政府決定採用當時國際間盛行的核能發電,做為因應國家未來發展的主要供電來源。至今臺灣已有三座核能電廠,核四廠則因社會缺乏共識,而處於封存的狀態中。從民國44年臺灣核電發展元年至今,地球溫室效應日益嚴重,在還沒有找到新的乾淨替代能源以前,核能發電確為必要的發電方式,台電將盡全力讓全民對核安感到認同,讓臺灣未來能保有最穩定可靠的能源。

台電於民國44年6月16日成立「原子動力研究委員會(簡稱原動會)」,由孫運璿總工程師擔任召集人,負責研究我國推動核能發電的可行性並培訓核能技術人才,開始了臺灣發展核能的新紀元。

1953年底,美國艾森豪總統在聯合國以「原子能和平用途(Atoms for Peace)」為題,倡議推動原子能科技之學術交流,並成立國際原子能機構,開啟了核能和平運用的序幕。當時我國對於艾森豪所倡議的「原子能和平用途研討會」及「國際原子能總署」皆積極參與,從此臺灣一腳踏進核能發電的世界。

一來是國際強國的積極推動,二來也是臺灣天然資源有限,發電燃料需仰賴進口,當44年8月「第一屆原子能和平應用國際會議」在日內瓦舉行,人類正式邁入第三新紀元「原子能時代」,臺灣亦派代表參加。

44年,就成了臺灣核電發展元年,而這一路走來篳路藍縷,就在從無到有中,走了一甲子的歲月。

與臺灣經濟一起起飛

清朝曾對臺灣做過調查,當時的結論是臺灣除了硫磺外並無其他天然資源。地狹人稠的臺灣,若要提升國家競爭力,需有價廉而充裕的電力,將農產品出口轉型為加工出口,甚或進一步發展高科技工業。因此,發展核能發電刻不容緩。

徐錦棠前副總經理,也提到臺灣走向核能發電的過程,他說:「在早期,臺灣以火力發電、水力發電為主,發電量不高,之後煤礦枯竭,又增加了燃油發電,成本高,發電量也少,因考量國家未來發展,政府經過審慎評估決定採用當時國際間盛行的核能發電,做為因應國家未來發展的主要供電來源。」談到電廠,徐錦棠前副總經理陷入深深的回憶:「台電在44年成立原子動力研究委員會,開啟臺灣核能發展的新紀元,直到74年,核能發電占比超過50%,臺灣不僅擁有充裕穩定的電力,也成為經濟民生發展最重要的後盾與支持。」

51年孫運璿任職台電總經理,他多次在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報告研究心得,同時也積極開展核能電廠的籌劃。台電在選擇核能電廠廠址時,不僅就地形、地質、氣象、水文、洋流等資料做有系統之勘查,還會同中外專家顧問縝密研討,在核能電廠完工運轉後,持續進行長期之環境監測。

核能電廠 臺灣電力的主要功臣

第一核能發電廠(核一廠)位於新北市石門區的天然峽谷,於58年核准興建,60年底開始施工,67年12月10日商業運轉,開啟臺灣核能發電嶄新的一頁。

核一廠工程完成之後,當時的行政院長蔣經國先生於66年11月14日,前往巡視發電廠控制室,並與工程人員握手致意。

第二核能發電廠(核二廠)位於新北市萬里區國聖村,於63年9月開工興建,共有兩部機組,是臺灣目前電力供應系統中,裝置容量最大的發電機組。

石油危機之後,政府為執行能源多元化,在臺灣北部興建核一廠、核二廠,且為了南北電力平衡,減少電力輸送,於67年在屏東恆春建設第三核能發電廠(核三廠)。核三廠為臺灣12大建設之一,也是唯一採用輕水壓水式反應爐的核電廠。廠區毗鄰墾丁南灣,也成為墾丁國家公園內的顯著地標之一。

從58年11月核一廠一號機奉准,到核三廠二號機於74年5月商轉,這15年多並非一帆風順,60年臺灣退出聯合國,64年先總統 蔣公逝世,67年中美斷交,當時政府以處變不驚、莊敬自強的態度面對,度過了一次又一次的難關。而62年及68年接續發生的兩次石油危機,世界上缺乏能源的國家,都慶幸採用了核能發電,降低了進口石油的需求,確保能源供應的穩定和國家安全。當時我國也因核一廠的投產供電,協助臺灣度過了艱困的石油危機。

提及早年對台電核能發電最有貢獻的人,首推朱寶熙前副總經理。朱寶熙前副總經理是台電核能發電發展的重要成員,在他手裡,完成多項重要事蹟,71年6月底,朱寶熙前副總經理剛從國外考察回國,還沒來得及休息,就前往恆春出席核三廠工程檢討會議,或許是因為太累、身體吃不消,才指示完下屬該如何改進,就因心臟病發,當場辭世。深知朱寶熙前副總經理為人處世風範的徐錦棠前副總經理提到這位昔日長官,不捨的說:「他真的是為台電鞠躬盡瘁。」

台電核能營運績效年創新高

為減緩人類經濟活動所排放的溫室氣體,造成全球氣候變遷危及環境生態,聯合國於1992年通過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ited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希望將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穩定在不危害氣候之水準上,並對「人為溫室氣體」(anthropogenic greenhouse gases)排放做出全球性管制協議。

核能發電是一種安全、穩定及環保的發電方式,其燃料價格及供應來源穩定。雖然鈾與化石燃料一樣是進口能源,但因鈾燃料的體積小、能量密度高、運送及倉儲方便,我國鈾燃料的庫存量約可供應核能機組三年發電所需,故核能可視為「準自產能源」。台電的核一、二、三廠,103年裝置容量為514.4萬瓩,約占目前台電電力系統總裝置容量的12.6%,而發電量408.01億度約占目前總發電量的18.6%。

核能發電和水力、風力及太陽能等再生能源一樣,在發電的過程中都不會產生二氧化碳,是一種低碳的發電方式。若以台電公司103年每度電力排放係數0.478公斤二氧化碳計算,每年408億度核能電力,相當於可減少2,000萬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而在核能發電績效持續提升的同時,未來減碳效益亦將不斷增加,對於達成政府減碳目標有鉅額實質貢獻。

台電核能營運績效雖連年創新高,仍將戮力以赴,不斷提升設備可靠度與效能,以贏得民眾對核能安全的信任。台電公司亦將配合政府能源政策,持續提供可靠穩定之優質電力,並在兼顧國家經濟發展及環境友善下,為臺灣早日邁入低碳家園而努力。

克盡全職 世界級的核能品質把關

電力是一個要求相當嚴謹的產業,核電廠的建造營運,無論是營造團隊或工程標準,皆以最高的規格來規範約束,而台電也是世界核能發電協會(世核會,World Association of NuclearOperators; WANO)的一員,透過不定期舉行各項運轉經驗交流;由各區域中心的會員專家組成國際評估小組,進行同業評估;以專業和技術發展研討會、講習班和課程,提供會員交流技術經驗、數據和分析結果,以增加特定領域的專業知識和技能;提供技術支援和交換、優良範例和指導方針。這些專業規範和作為,都是捍衛核電品質的保證。

為台電奉獻一生的徐錦棠前副總經理肯定的說,無論時代如何改變,榮譽心和敬業態度始終是台電員工的共同特質,正因為有這樣的認同感,台電人可以風雨無阻,堅定在每個崗位上,為提供穩定可靠的電力而努力。

時任台電核一廠第十任廠長陳台裕,擔任廠長近十年。從原動處金山品保小組開始參與建廠,並擔任核一廠品質課長,和核一廠淵源深厚。他說:「台電在政府能源多元化的政策下興建、運轉核電廠,從第一核能發電廠列為十大建設,如今龍門電廠(核四廠)卻在接近完工情況下,面臨封存的命運,實在不勝唏噓。」

回首44年臺灣僅有少數家庭有電燈的時代,到今天家家戶戶皆有充足用電的幸福,身為台電人,每一步都走的艱辛卻也走得踏實。當全球面臨能源枯竭、溫室效應不斷升高的困境,加上2011年的日本福島事件,臺灣也面臨了核能是否存續的兩難。但爬梳臺灣的發展史,政府推動的幾項重要的建設,帶動了臺灣的經濟起飛,其中核能發電建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未來,不論臺灣是否持續使用核能發電,台電必會全力以赴讓供電無虞,並維持優良的供電品質及合理電價,點亮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