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經營變革

多舛命運話核四核四風雨30年
專業守護為明天

民國74年臺灣先後完成三座核能發電廠,電力系統因核能電廠加入而進入「能源多元化」時期。而為因應國家長遠經濟發展需求,台電緊接著提出核四興建計畫。75年起,臺灣政經情勢歷經40年來最大變局,如宣布解嚴、放寬外匯管制、引進高科技及產業結構轉變等,電力需求持續增加,但部分電源開發計畫如核四等,卻因受環保抗爭之影響興建受阻。104年7月,核四正式封存,核四30年的風風雨雨,暫時畫下句點。但不管政策怎麼轉變,台電都不會改變為臺灣能源貢獻心力的初衷,因為,這是台電存在的價值。

民國70年,為因應國家長遠經濟發展需求,台電提出核四興建計畫。然而,核四廠的興建,卻在74年,因社會缺乏共識,讓當年行政院長決定停建,原本計畫商轉的時間表,也因之一延再延。 100年3月11日發生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反核聲浪日益高漲,政府決定對核四進行檢視,並在103年決定核四一號機安檢後封存。核四30年的風風雨雨,至此暫歸片刻平靜。

手上的印記 一生的叮嚀

伸出右手,前台電副總經理陳布燦指著手腕上的一道疤痕:「這是我在大林電廠工作時,被高溫鍋爐燙的。這道印記,就像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初戀的刻痕,永生不變。這麼多年過去,每當我晚上回家,看見城市的燈光,就讓我揮去一身的疲憊,我以身為台電的一份子為榮。」

「身為台電的一份子,戮力守護臺灣電力品質而奉獻青春與生命的人比比皆是。」陳布燦前副總經理自謙只是其中一個,但他所負責的核電管理內容,包括:核能發電處、核能安全處、核能後端營運處、核能技術處、核能發電廠緊急計畫執行委員會、核一、二、三及龍門電廠、放射試驗室,範圍廣大,領域特殊,加諸核能發電近年來更成為公共議題,讓他蠟燭兩頭燒,既要負責對內管理,又須兼顧對外溝通,特別是311福島事件後,核四議題常常讓他必須親上對外說明的第一線。

核能發電 需要大家合力推動

提到核能發電,大家都知道這是我國的基載電力,它提供最基本、穩定又環保的電源,擔負全年穩定供電任務。接下陳布燦職位的蔡富豐副總經理說:「在我國逾98%的能源供給仰賴國外進口的現況下,天然氣發電已占35%,而天然氣貯存量在夏天只能供應7天,一旦海運延宕,就會影響供電穩定,但核電就不同了,核燃料的體積小,每批燃料即可供應核電廠持續營運一年半,早已是世界國認定的準自產能源。」

正因為核能發電有許多傳統發電不能匹敵的優點,核能發電成了國際電源重要項目。44年核電元年,核電成為臺灣多元電力策略中的一員後,發電量曾經一度占我國全年總發電量的二分之一強,在兩次石油危機中,擔任了產業發展重要後盾的角色。即使在今天,核能發電平均每年達400億度,也占了台電電力系統的五分之一。

核四風雨 澆滅了國家發展計畫

74年台電完成三座核能發電廠,無奈1986年發生了蘇聯車諾比事件,反核運動成了常見的街頭遊行事件。而最晚起步、位於新北市貢寮區的龍門電廠(核四廠)註定成了反核人士的標靶,更成為高度敏感的政治議題,開始了核四風雨飄搖的30年的宿命。

台電目前有核一、核二、核三廠運轉發電中,核四廠一號機已完成安全測試,暫不運轉而封存。提到核四,應該算是臺灣最命運多舛的一項重大工程,從69年提案興建,到今天封存,卻還沒有替代方案,實在令人擔憂。

回顧核四,一路走來,備嘗艱辛,69年行政院核准台電公司興建核四的計畫後,72年便要求台電暫緩動工,81年又再度通過回復核四計畫案,85年又有因政黨角力的核四覆議案風波,在89年政黨輪替後,行政院再度翻盤決議停止興建核四廠,而在90年年初卻又再宣布復工。

對台電工程師來說,政府這一連串對核四興建的反覆,不僅只能勇敢面對,對於臺灣的「政治」文化也形成某種無奈下的適應。

然而,核四廠完工日期卻還是個未知數。復工後的核四,仍面臨許多挑戰,不但完工日期一延再延,更在100年再度遇上核能電廠的災難─日本福島事件。而這一場災難,暫時終結了核四的命運,於是耗費2,838億元、歷經36年興建、停建過程的台電核四廠,尚未啟用就在104年7月開始了為期三年的封存計畫。

核四的封存,讓台電和核四廠員工一片失落, 而曾是自由時報記者,也曾是強烈的反核人士,譚旺樹因緣際會下成為電廠的工安員後,從懷疑核能存在的必要、反對不安全的核能電廠,到肯定核四廠嚴謹安全的價值、支持電廠永續經營的想法,面對電廠的封存,「真的嘸甘!」他表示,不甘願事實被蒙蔽、真相被誤解,更不捨大家的努力就此打住,而國家寶貴的資源無端而莫名地被白白浪費!

「對核四員工來說,除了幾十億元封存經費,被封存的還多了廿年來投入的青春歲月,以及不斷被剝奪的成就感。」除此之外,更讓人擔心的,不僅僅是經費與人力的耗損,重新啟動,意味著重新再來一次,屆時國家整體用電量是否足夠?國家經濟推動是否因此受阻?這些才是這群台電人員最憂心的事。

福島事件後,主張廢核人士極盡批評之能事,針對許多設施加以質疑,包括:沸水式反應爐、數位化儀控系統等,「只因為核電廠資訊有安全考量,不能對外公開,就憑藉想像來批評台電,實在有失公允,更何況龍門核能發電廠所採用的進步型沸水式反應爐,新增多重防護設計,全廠數位化儀控系統可無時差傳送大量訊息,且經由設定與蒐集各項參數,可讓維護人員大幅降低查修與維護所需要的時間。」陳布燦前副總經理對核四的安全無虞娓娓道來。

臺灣利用核電已有37年的歷史,雖歷經美國三哩島、俄國車諾比、日本福島三大核災的衝擊,核一、核二、核三仍繼續在商轉,核能電廠的經營團隊已經成為實力堅強又富有經驗的專業團隊,而且龍門電廠與福島核電廠不同,蔡富豐副總經理說,福島核電廠位在500公里長的斷層旁,板塊錯動造成的海嘯直衝與斷層平行的陸地,龍門電廠沒有這樣的地理環境,不能等同視之,何況其設計安全度已大幅提升。

以溝通代替論述 要學的事還很多

福島事件後,台電在面對同樣情境核災的準備和能力,相當充分, 2013年8月29日,世界核能發電協會(WANO)曾派遣專家小組至核四廠進行「試運轉測試支援任務」,專家當場肯定核四廠因應日本福島核災成果,但這樣專業性的評論,還是無法平撫民眾的擔憂,反核四的聲浪,仍到達前所未有的高峰。

福島事件發生後,國人對核電廠的安全疑慮大幅增加,特別是福島災區的現場報導,讓原本反核的聲音再次擴大,提到這次事件,在專家的眼裡又是怎樣解讀呢? 時任台電核二廠長、核能發電處長、核能專總暨核能發言人的現任台電核能發電事業部蔡富豐副總經理兼執行長說,福島事件其實原本不會發展到後來這麼嚴重的狀態,當核電廠因為海嘯遭到損壞,如果第一時間不要想保留財產,而是放棄核電廠,以海水淹沒爐心核燃料,海水可以把核電廠的溫度降下來,就不致讓爐心熔毀;但日本政府決策錯誤,第一時間就是急著要保住核電廠,反而造成後來輻射外洩的結果。

究竟為何有國際專業協會的認可,民眾還是不相信呢?「是我們溝通的不夠。」陳布燦前副總經理坦言,台電最受挫之處,在於無法簡單清楚把資訊傳達給民眾,失去社會的信任,「但我們沒什麼要隱瞞,畢竟離電廠最近的就是我們自己,做不好、不安全,第一個受害的也是我們。」核四封存後,陳布燦前副總經理覺得,社會似乎較能放下「要和核四一決死戰」的劍拔弩張,多了些願意聆聽的好奇心和耐心。陳布燦前副總經理說:「我們往往以為據實以告,應該可以達到對話的目的;但我們所用的字眼或是表達的方式或許太專業、太艱深。既然如此,要改變別人,就先從改變我們自己開始吧!」

談到對外溝通,出身核電專業領域的陳布燦前副總經理笑著說,以前在台電工作,以為只要堅守自己的工作崗位克盡職責就足夠了,但現在卻要花更多的心力在對外溝通上,確實是之前始料未及的事。工作上的挑戰難不倒他,但核四議題成了公眾議題後,卻讓他重新審視「溝通」這門學問,「核電是看不見也摸不著的東西,一般民眾本來就不容易瞭解,有些人把核能發電跟原子彈爆炸混為一談。福島事件後,大家在輻射外洩報導的恐慌中,自然對核電廠產生畏懼,加上多部電影誇大的描述,讓民眾誤以為核能發電是不安全的。」然而實際上,核能發電早已是世界上最乾淨、最經濟又安全的發電方式,也是英美先進國家的發電主力。

台電人員對現今民眾的接連抗爭,並不灰心,相信透過持續的溝通,大家最終會產生共識,對於反核議題的爭論,其實並非只有臺灣,以瑞典為例,他們也曾在1980年以公投方式廢核,之後又在2010年透過民主程序維持核能發電。當今最重要的是開誠布公的面對議題,持續溝通,讓民眾對核能發電的安全性有周詳的瞭解。

蔡富豐副總經理兼執行長在多次對談中,發現大家抗爭問題的癥結,有部分來自對核能知識的不瞭解,「核能發電是相當專門的產業,許多管理流程,不是一般民眾可以瞭解,加上我們的工程師在對民眾解釋時,往往說一些專門用語,一般民眾怎聽得懂?因此,我們現在也在加強工程師的表達訓練,希望把專業性的問題和資訊,用一般民眾聽得懂的語句溝通。」蔡富豐副總經理兼執行長要讓台電在核電廠高規格的管理水準,獲得社會大眾的信心和信任。「或許這一代還不能接受核四,但我們願意耐心地播種。」

風雨過後,一切都會回到正常的生活步調,而陪伴核電廠度過無數風雨的台電團隊,也同樣希望所有的風風雨雨,終有一天能回到雨後天晴的美好,大家能有共識,一起迎接核能電廠的未來,讓專家捍衛核電營運,讓民眾享有用電不虞匱乏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