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綠色行動

時時刻刻 堅守崗位防污、監測 守護環境的前哨

作為臺灣綠色企業的先行者,台電力行污染防治、環境監測及生態保育工作,並且在穩定供電的前提下,引進新的環保設備,將設備汰舊換新,以積極作為守護家園,讓經濟發展與綠色生活同步並行。

提到環境污染,現代人無不聞之色變。過去,臺灣社會也曾面臨產業轉型,民國50至70年代各項經建計畫逐步拓展開來,不只在沿海開設加工出口區,也導入工業化措施,大量工廠林立,經濟邁向快速發展期。而經濟起飛的同時,臺灣的環境意識也隨之抬頭。

環保意識高漲 防污、監測勢在必行

70年代,臺灣爆發多起環保運動,其中73年花蓮太魯閣風景區內的「立霧溪水力發電計畫」與電力政策最息息相關。當時台電為了善用立霧溪湍急的水力資源興建發電廠,惟當地居民與環保人士認為,興建水壩攔截水流恐對太魯閣峽谷造成生態、景觀上的破壞,故台電於同年10月終止此計畫,此為台電重視環保開端。後續包括鹿港「反杜邦事件」等,更讓台電深有體悟,唯有發電與環境監測、污染防治及生態保育同步並進,才能讓臺灣電力技術支持經濟發展的同時,兼顧綠色生活並獲得民眾信任。因而,台電從改善內部組織、結構,開始因應大時代趨勢。

成立環保處 控制污染

75年台電率先成立環境保護處,將過去分散各處室的環保業務,包括環境保護委員會、電源開發處環境生態課等相關單位,整合由環保處負責。

76年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成立後,政府環保工作更有系統地走入法治階段。無論是設立前、興建中與運轉後的新、舊電廠,都要符合環保要求。這也表示,自此電廠不只要有發電設備,還必須兼具污染防治與環境監測的功能。舉例來說,位在臺中市龍井區的台中發電廠,就是全臺首座通過政府環評規定的示範電廠。在設廠之初即將環保納入考量,80年代台中發電廠開始運轉時,從海上運煤到最終輸出電力,盡力將環境影響降至最低。

台電首先在電廠鄰近海域,打造了長達48公里長的密封式自動輸煤皮帶,搭起橋梁將煤炭從海上輪船傳輸到煤場存放。此外,大型的防風柵網也是不可或缺的,為了防止貯煤過程塵土飛揚,戶外煤場都要定時灑水,避免空氣污染。而在燃煤過程中,可能產生的空氣污染物也都要及時處理。台中發電廠已投入高達二至三成的興建成本在環保設備,每一座發電機組,都設有空氣污染防制設備。比方說,如果不削減燃煤發電後的粒狀物,則煙囪排放的廢氣會呈灰黑色的;若未經過脫硫與脫硝,直接排放空氣中,恐會導致酸雨。而台電斥資導入靜電集塵器、脫硫、脫硝設備,就是要在密閉的煙道中削減這些污染物的排放。

緊盯監測數據 遵守法規、主動出擊

每天,電廠工作人員會輪值四班巡邏,檢視每一台機組的發電狀況。電廠內的環化組則負責監測數據,透過煙氣監測儀等專業設備,看污染物是否確實被抓下來。這些數據也會24小時即時回傳至地方環保局,以公開透明的方式向大眾揭示監測成果。

如果設備顯示數據異常,台電就必須要立即通知現場人員調整機組,包括控制燃煤進出料、確保鍋爐燃燒穩定,甚至停機、調度其他發電機組來備援。而電廠的環境監測業務,除了一般排氣、煤塵及放流水等項目外,也逐年參考德、日等先進國家的技術與趨勢,在各電廠擴展出完善的監測體系。

監測項目包羅萬象 屢獲意外果實

台電為了解電力設施附近地區環境的影響,進行二十餘個環境監測、調查及相關研究計畫,包括氣象、空氣品質、噪音與振動、交通流量、河川水文、河川水質、廠區水質、地下水、河域生態、海域水質、海域生態、漁業調查、海象、景觀遊憩、海域漂砂及海岸地形等監測項目,項目琳琅滿目。廣泛的監測業務,讓台電不只是被動堅守法規,更能主動出擊。例如南投萬大發電廠周邊發現的臺灣原生種大豆、以及台中發電廠實驗營造出保育類鳥種小燕鷗的棲息環境等等,這些都是台電在環境監測中,額外獲得的果實。

當然,這些監測業務並非都由台電獨立完成。透過與技術顧問及檢驗機構、環保團體、政府、學界合作,甚至是一般民眾的共同監督,台電將監測資料開誠布公、讓各方團體能參與,也讓環保作為盡善盡美。

發電不中斷 防污外 亦與時俱進

數十年的光景過去,環保處認為,例行的污染防治、環境監測業務都不算困難,真正的挑戰是:必須要在穩定供電的前提下,兼讓設備汰舊換新、與時俱進。臺灣在經濟發展與民生需求下,供電不容停擺,故各個電廠僅能利用每年歲修期間進行環保改善,針對舊機組採用新的污染防治技術,如60年代成立的興達發電廠就是個經典例子。

當時許多環保技術尚未問世,發電機組僅具發電功能,隨著環保法規要求加嚴,必須降低空污排放值,否則機組必須停止運轉,故只得避開尖峰時段,停止部分機組,階段式更新為具有新環保設備的機組。一般機組例行的設備維護僅需停機一個月,大幅換新則需停機達四至五個月之久。這一改,前後花了近十年,整個興達發電廠的環保改善計畫才順利完成。雖然耗時極久,但能減少污染源,提供民眾更好的空氣品質,一切都是值得的。

多年來,許多電廠因屆齡老化而面臨除役、停機,例如基隆的協和發電廠,目前僅在用電高峰期滿載運轉。臺灣北部人口密集,夏季中午家家戶戶都開冷氣的話,用電量即瞬間飆升,這時協和發電廠就可以發揮調度電力的功能,支應民眾需求。

台電因為電廠多、供電量大,不管是能源設備汰舊換新或引進新的環保設備,都必須跑在法規之前並高於標準,才能達到各方期待。而兢兢業業的污染防治、監測工作,需仰賴完善的事前規劃,才能有效降低發電過程產生的污染物;電廠平日的維護與更新,也需要用心與努力,才能在舊電廠與新技術之間取得平衡。污染防治與監測的重要與不間斷,正說明台電與環保密不可分,時時刻刻、堅守崗位,擔任起守護家園環境的前哨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