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綠色行動

見山亦見林平行監測 環保齊步走

台電於民國75年成立環境保護的專責單位,迎戰日益受矚的環境議題,透過與環保團體的平行監測、開放監測資料、數據透明化與主動出擊,台電灌溉出與大自然和諧共生的友善環境,打造出讓員工引以為傲的綠色企業。

古云一府二鹿三艋舺。彰化鹿港,是舊時臺灣進、出口梅花鹿、蔗糖等作物的重要港口和集散地。民國後,鹿港港腹不再,但熱鬧依舊;「三步一寺廟、五步一古蹟」文化與傳統豐富錯落,成為最知名的觀光與信仰勝地。但年輕一輩可能不知,這古樸富饒的鹿港地區,曾掀起壯闊的環保浪潮,成為臺灣環保運動的初始地。

杜邦事件 萌起環保運動

74年,杜邦公司申請在彰濱工業區設立二氧化鈦(TiO2)工廠,演變為「鹿港反杜邦運動」。當時政府評估杜邦設廠有助於臺灣經濟發展,然對彰化縣當地民眾來說,有諸多環境傷害疑慮,於是發動陳情,反對設廠,害怕其所產生的廢水、廢氣等將造成環境污染,此舉引發共鳴。陳情兩天後,連署簽名人數破萬,地方人士、漁農工商、大專青年、教師學生等傾力支持,來自四面八方、不同身分背景的人,群聚鹿港,高舉「團結、堅持、誓死拒絕杜邦設廠」等字樣,站上街頭,自始成為臺灣環保社運濫觴。

70年代的反杜邦運動,發生在解嚴前,就當時的社會氛圍來說,可謂驚心動魄。最後,76年3月12日杜邦公司宣布取消鹿港設廠計畫。這宛如臺灣環保之路的第一聲春雷,讓環保意識在各地蕩開,甚至化為無形的風,吹進台電。

成立專責單位 正面迎戰環境議題

台電在75年8月成立環境保護處,當時臺灣正處於經濟起飛階段,民眾用電需求大增。為供應中部地區電力需求,台電規劃在臺中龍井設置火力發電廠,「台中火力發電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於75年獲行政院衛生署環保局審查通過。但因杜邦事件剛過不久,設廠之初完全不敢輕忽,力求在環境保護與經濟成長之間取得平衡。為了進一步與當地民眾對話,台電在77年與由臺中縣公害防治協會、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臺中市新環境促進協會、南投縣生態保護協會等四大環保團體組成的「中部縣市環境空氣品質平行監測管理委員會」簽訂協議書,共同維護中部地區環境空氣品質。運行至今,雙方協議即將邁入第29個年頭,平行監測仍正常運作。

認真執行監測 並公開透明

台電除了採用最新發電機組來降低環境污染之外,也承諾出資建置環境空氣品質監測站和相關設備,確實掌握環境空氣品質的變化。而由環保團體所組成的平行監測管理委員會則負責監督環境品質,開放每個測站,讓委員會成員自由進出,不僅做到監測過程全程公開、透明,監測資料也定期刊上網站及《環保聯訊》等刊物,供委員會、學界和一般民眾複查,以確保結果正確、無慮。另外委員會每兩個月定期向台電內部反應民意,讓每一年的環保計畫都能與時俱進。

平行監測 成為良好溝通橋梁

回顧過往,環境保護處監測組江宗元組長認為,「台中發電廠近27年的時光,能從最早四部機組一路發展到十部,平行監測協議絕對功不可沒!」「與環保團體合作,搭起了台電與民眾溝通的橋梁,而開放監測資料更是信譽的象徵。」目前台中電廠周邊設有12個監測站,方圓35公里範圍,最遠達南投縣草屯鎮,每個測站的儀器也不斷與時更新,例如近年來備受重視的空氣細懸浮微粒(PM2.5)指標,台電從92年起就開始進行監測。

曾負責平行監測十多年業務的環保處環保技術組沈宗華組長也坦言,即使平行監測業務行之有年,監測數字也很少出錯,但每年說明會現場仍有部分民眾會提出質疑,有些則是來自環保團體對政府能源政策的建議。

而此時,「四大環保團體組成的平行監測管理委員會,就成為很好的溝通管道,民眾若對發電廠有質疑,委員會一方面會幫忙監督,也會協調。」沈宗華組長說明,這些團體長期參與台電業務,對數值解釋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和公信力,由他們代表向民眾說明,「用數據來說服人,民眾多能接受、甚至轉念。」

做好本份 也主動出擊

「台電能做的就是把監測工作做好,逐年提升測站品質和技術。」沈宗華組長說。雖然委員會扮演的是代表民間監督台電的角色,但也因為台電的開誠布公,監測資料透明化,民眾的抗爭也會合乎理性。

而除了用監測數據服人外,台電必要時也會主動出擊。江宗元組長舉例,過去有蒜農到說明會反映蒜苗枯萎,懷疑是電廠污染導致。環保處除了請委員會向農民解釋監測數據外,還實際邀請中興大學農業專家到現場釐清問題,教導蒜農如何耕作並分析土質,最後發現,鄰近工業區的廢水才是農業污染主因。至今,包括基隆的協和發電廠、高雄的興達發電廠等,也從78年起,與地方環保局、鄉公所等共同執行環境空氣品質監測,共同檢驗測站數值,減少民間糾紛。而環保處除負責辦理中部縣市的平行監測業務外,也在全臺各火力發電廠附近地區,規劃設置空氣品質監測站。

不是無心插柳 而是真心灌溉

台電於各電廠周邊設置的環保監測項目,除了空氣、水質、噪音等等外,包括動植物、陸域、海域等生態研究,也是監測重點項目。而譬如南投萬大發電廠周邊發現的臺灣原生種大豆、保育類無尾葉鼻蝠,以及台中發電廠附近的小燕鷗等,都是在例行監測工作中意外挖到的寶。所以,與其說無心插柳柳成蔭,倒不如說台電把枯燥的監測工作做出心得。「相較於過去單純的遵守法規要求、埋頭做環評監測,生態保育讓台電更能主動出擊。」江宗元組長說。

台電延伸做一系列的生態保育工作,其實就是主打環境友善,針對不同地域特質、生態要素等,舉辦專案性的保育活動,即是希望廣邀民眾共同見證環保成果,也讓電廠的員工一同引以為傲。

多年下來證明,台電的發展脫離不了大自然。有空氣,台電內的火苗才能生生不息;也因為有風、有水、有太陽,才能讓再生能源的永續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