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綠色行動

溪水潺潺 與環境共生山林召喚 讓魚兒洄游

興建水壩影響溪流生態甚深,台電藉由設置水壩魚道,協助魚類洄游與移動;維持下游河川基本生態的放流量,讓生態保護與電力發展同步進行;在水庫中放流魚苗,改善水質優養化的同時也能維護水域生態。台電致力於營造生態保育的友善環境,持續在水力開發與環境永續間保持平衡。

水壩興建對溪流生態的影響,主要在於它中斷水壩上下游魚類生態的連續性,阻斷魚類的洄游與移動。為了讓環境永續,一群工程人員為無法回家的魚兒,投入熱情,打造一條回家的路。

打造魚兒回家的路

臺灣早在民初,日人即曾在新店溪上游幾座水壩設置魚道,之後因生態保育觀念尚未萌芽,以及多數水壩壩體高、落差大等因素不適合設置魚道,直到民國82年台電在大甲溪上修築馬鞍壩,國人才第一次在水壩上設置魚道。

魚道(或稱為魚梯),是為了協助洄游性魚類往上溯游的通道,如果水庫或攔河堰建在河道中而不設魚道,將會使魚類無法回到上游產卵而影響生態。水力工程單位在規劃設計水壩時,考慮下游魚類將無法繼續沿溪流上溯,為避免因截斷水路而影響洄游性魚類生息,特別設置能適應水位變化懸殊的魚道,以維護自然生態。多數魚道設計是利用較平緩低矮的階梯式水道,使魚類逆流而上,穿越如水壩等因為落差而造成的障礙。其中的流速必須快到能夠吸引魚群溯溪,卻又不能過快,以免造成魚的體力耗盡無法繼續旅程。

馬鞍壩 首座水壩魚道

國內首座大型水壩魚道,是馬鞍水力發電計畫的馬鞍壩設置。

這個由中央研究院動物研究所張崑雄教授與水野信彥(專長魚類生態、河川環境)、中村俊六(專長魚道設計、河川工程)及高橋刑一郎(專長魚道設計、魚類生態)三位日藉專家共同參與設計,先於經濟部水資會設置1:4之魚道模型,充分了解魚道功能後,共設置水池式及丹尼爾式二種魚道,以供不同魚種溯游。

87 年馬鞍壩魚道完工運作,92 年起,台電透過水底攝影機觀察魚道運作狀況,發現魚道入口下方水域魚群聚集,進入魚道溯游到壩體上方的也為數頗多,工作人員進行清理魚道時,還看過大尾鱸鰻、爬岩鰍和鰕虎魚。

現在走近馬鞍壩,站在壩堤上往魚道的進口處望,能看見大、小魚群不斷跳躍。隔著魚道的透明壓克力觀察窗,也能看見壓克力上有一個接著一個圓形散開狀的圈圈漣漪,那正是魚道裡的魚,在吸吮窗壁的青苔留下的印痕。

設置魚道,不僅保護了大甲溪的魚類生態,更為國內生態教育做一生動示範。

電力開發與環境保護 兼容並顧

其實台電在每項工程設計規劃之初,就已將生態保育納入考量,務求電力開發的同時,也兼顧環境保護。

臺灣地區河川豐枯流量變化極大,加上河川上、中游常設有水庫或攔水設施,枯水季時,常導致該設施下游流量枯竭,改變原有的河川流水型態及魚類棲地,嚴重破壞生態,此皆因未充分考量河川生態基流量所造成。

河川陡急,加上臺灣旱季時期大多屬缺水狀態,考量水壩下游的用水及河川生態基流量,必須於上游進水量大於前述所需最小放水量時,始視為剩餘水量,方可引水以供發電之用,否則,則應優先提供下游河川維持基本生態所需的放流量。故在興建堰壩、攔水設施、水力發電或越域引水時,應評估並維持河川生態基流量,才能維護河川生態。

為了避免馬鞍壩完成後影響下游灌溉及河川魚類生態,除了設置魚道外,對於河川生態基流量,台電也委託學術單位研究最小生態放水量,依季節排放,做為河川生態基流量的計算及放流依據。此依據代表著,運轉期間依生態需水量放水,就可以達到電力與生態保護兼容並顧。

對溪流保育 懷抱使命

大甲溪發電廠利用大甲溪水資源發電,除身負經濟發展、開發自產能源的重任,對溪流生態保育亦有使命。

大甲溪上除了馬鞍壩,由上而下還有德基、青山、谷關、天輪等水壩,這些水壩由於壩體高未能設置魚道。為維護整個大甲溪的溪流生態,除嚴密控管水庫水質,每年也視溪流狀況放流各類魚苗。86年起,在大甲溪各個溪段視水域特性進行魚苗放流復育,分別於德基水庫放流深潭型魚種,有草魚苗、鰱魚苗、鯉魚苗等;另於天輪壩、馬鞍壩及各支流放流溪灘型原生魚種,有溪哥魚苗、苦花魚苗、石魚賓魚苗等,104年度共約計放流各類魚苗68萬1,500尾。

放流在水庫的魚苗可抑制水庫壩堰內的水質優氧化,並避免進水口柵欄苔蘚堵塞,以利取水發電的正常運作,對大臺中地區民生用水的水質頗有改善。根據經濟部水利署近年調查顯示,大甲溪德基水庫僅有貧養狀態,在全臺19大水庫的卡爾森指標裡,顯示水質最佳。

多年來大甲溪水域放流魚苗,對維護水域生態及魚類數量增加助益良多,也獲得大臺中地區政府及地方人士的讚譽與肯定。目前放流活動,擴大邀請地方首長、環保志工、國小師生、各界來賓共同參與,並適時做電力建設、保育生態教育宣導活動,使相關工作向下扎根。隨著魚道的開放參觀,也讓世人看到電廠為魚兒所做的努力和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