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綠色行動

大豆、百合復育啟動生命新動力 綻放臺灣原生種

臺灣原生物種的發現,開啟了台電的生態保育與復育之路。台電成功復育了消失近半世紀的臺灣大豆,以及林口、八里滿山遍野的野百合景致,並與鄰近國小合作,傳承保育經驗,在電廠中則規劃臺灣原生物種保護區,戮力於原生植物的繁殖,讓友善環境的種子,在群眾心中萌芽茁壯。

豔陽下,眾人提著袋子,心情愉悅著手臺灣大豆人工採種。採收後去除藤蔓、整理果莢、種子脫粒到精選種子,一步一步細心呵護著種子,也呵護著這些得來不易的辛苦結晶。

意外發現原生種大豆

為充分利用水庫進流量做為尖峰發電運轉,台電於萬大發電廠推動「萬大電廠擴充暨松林分廠水力發電計畫」,民國92年在執行環境影響評估現勘時,環評委員之一的臺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名譽教授黃增泉博士意外發現一稀特有植物「臺灣大豆」的蹤跡。由於當時在南投霧社地區發現臺灣大豆是近半世紀以來的首次記錄,於是台電依據環境影響評估之承諾開始進行臺灣大豆之監測與研究。

臺灣大豆俗稱「野大豆」,也有原住民稱之為「魔豆」,是臺灣特有亞種,亦是《臺灣植物誌》登錄之第三級稀特有植物,為一年生草本植物,分布於中部及北部低海拔空地。民初時,日本植物學者島田彌市在當時新竹州、竹東郡及橫山庄所採集到,之後臺北帝國大學植物系研究生細川隆英認為它是一新種,因此命名為「臺灣大豆」,但是因天災地變及人類之開墾,在臺灣已近半世紀沒有被發現之紀錄。儘管臺灣大豆並不具食用性價值,然而,野生大豆卻是食用大豆育種改良及病蟲害防治之重要基因來源。

復育大豆 猶如照顧嬰孩般

經過八年的監測,為維護當地生物多樣性及臺灣大豆之種源,台電於100年起開始著手進行臺灣大豆之復育。時任萬大發電廠林野保護課康宏呈課長,本身就喜愛栽植花花草草,一身擔起這項艱鉅的工作。除了平日維護水庫正常運作及廠區周邊景觀及綠美化工作之餘,在霧社第二辦公室苗圃裡種起了臺灣大豆。

初期,剛播種的種子,需要透水性好的土質,否則種子發芽率不佳,也容易發霉腐壞;而開花、結果時不能缺水,不然會落花、落果,影響生產品質;期間也曾因為病蟲害而苦惱,可以說為這小如芝麻的種子費了極多心力,猶如照顧自己的孩子般呵護。

歷經無數日月,育苗有了進展與突破,小苗開始成長茁壯。101年10月,臺灣大豆不負眾望進入果莢成熟期,等待已久的冀望瞬時在眾人心中放下了一顆定心丸。101年長出約八千粒的種子,成為復育之種源。

102年6月,台電以臺灣大豆復育的經驗,公開發表復育成果,黃增泉博士親臨指導並形容:「復育成就,可比櫻花鉤吻鮭」一時國內各大媒體爭相報導,引發熱門討論,也為臺灣大豆復育歷史寫下新的一頁。在此同時,台電更透過與親愛國小萬大分校的師生合作,傳承臺灣大豆的保育經驗,讓保護環境的觀念及理念向下扎根,期待日後親愛國小萬大分校學生,能成為電廠生態環境教育的小小解說員,為生態保育發聲。

八里林口 原生百合遍野

除了南投的臺灣大豆,在北部也有原生物種的蹤跡出現!

林口、八里是野百合盛產之地,過去滿山遍野,盡是潔淨搖曳的百合花香。林口發電廠老台電員工回憶「40年前,林口、八里地區濱海公路旁的山坡上,遍布著百合花,」因為遍山遍野百合奇麗迷人,也造就了多對姻緣。「當時,很多情侶相約在那片山坡約會。」百合花下結良緣。然而近年來原生地的百合不斷遭受民眾採摘,或人為開發的破壞,不易看到大片百合花迎風招展的美景,令人不無遺憾。而與百合有緣相鄰的林口發電廠,從而萌生了養護百合的心意。

化情懷為行動 尋回野百合的春天

林口台地的百合花有兩種,一是常見的鐵炮百合,另一是原生種的臺灣野百合。不同於一般,野百合花苞後方有粉紅色的線條,「沒有這粉紅色的線條,那就不是我們這邊的野百合了。」林口發電廠湯榮清副廠長笑著說。

百合適應性強,在不同環境、狀態下都能發芽生長,因此在臺灣分布極廣,南從屏東、北至東北角沿海,從海岸到海拔3,000公尺的高山,都可以發現它們的蹤跡。百合也會隨著陽光方向、強弱做不同的變化以適應生長環境。

林口發電廠簡瑞龍課長提起,為了復育野百合,從102年底,就在林口廠區生水池上方綠地種植了7,000株野百合,「隔年春天即看到不少百合綻放的美麗身影。」103年進一步著手百合花種子復育,透過環境友善的規劃實踐,電廠並規劃野百合保護區,未來擴建綠化完成後,將繼續種植野百合花,戮力復育和繁殖。

而在電廠大力推動與支持下,以及結合八里焚化廠及附近的學校共同推動,目前野百合復育活動已有相當的成果。時任林口發電廠(現任台中發電廠)賴如椿廠長甚至欣喜地說「現在,對面那片山坡上,已經有民眾也種起大片的百合呢!」台電復育野百合的心力,已經從實際行動作為,轉向影響並推廣到鄰里民眾。「復育百合的目的並不只是為了回復野百合盛開的美景,而是藉由活動過程讓每個人重視我們生活的環境。」許多臺灣原生特有種動植物,並不是等到瀕臨絕種的地步,才來談保育。那只會使我們留給下一代的資源越來越少。「藉由對臺灣百合的關懷,讓我們重視我們自己的環境。」

原生復育 為自己也為下一代

野百合生命力甚強,也極能適合各種環境生長,就像臺灣人的精神一樣。正在更新改建的林口發電廠,以友善環境為理念,在硬體設備上採高效率機組、煤炭密閉式存放等,減少環境衝擊;未來在外觀設計上,與環境搭配,融合當地林口、八里「野百合」意象,彩繪在160米高的煙囪上,讓電廠除了發電、供電,也為一公共造景藝術品。花季時,電廠和周邊環境融為一體,屆時林口、八里海岸將再次展現開滿野百合的奇麗景致。

電廠裡的「熱誠」,延續了原生植物的生命;除了野百合,還有臺灣大豆。臺灣大豆小苗成長後,一部分被細心的康宏呈課長實驗性地移植到第二辦公室苗盆上,並利用其攀緣特性,讓生硬的建築有了柔軟的綠意;另一部分則由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貯藏於種子庫中,作為後續種源來源的生力軍。

此時,霧社第二辦公室種苗室的苗盆,又開始悄悄的萌芽。